当前位置:腐小说>情感小说>小姨新婚夜和姪子偷情> 小姨新婚夜和姪子偷情

小姨新婚夜和姪子偷情

喂~小姨要婚了,你跟我她的伴郎伴娘好?」到我女朋友在,我壹。

「什?你小姨不是尼姑?怎可以婚?」

「你少胡八道,她是修女,什尼姑?」有生的。

「修女可以婚?」我人壹向喜打破沙到底。

「你少嗦!到底要不要做伴郎?」性乾脆,在得回答,但我知道她事後解。

「好!……」

我跟就定了,了,我想起了口中的小姨。

要先由起,性上是壹又野又辣的女孩,了壹婉人的蛋,壹水的大眼,微的鼻子,厚薄中粉嫩的唇,笑起很甜,凶起可以把男人的子都破。而她的小姨我有,只是她最小的妹妹,年只比大五,是大美人,因大候,了壹次果的,就去修女了,想到在突然又要婚?我很好奇,同也想看看她小姨,位在她的家族中已久的大美人到底有多美?

的家族得上豪世家,所以在婚的上也究排,我能上伴郎,倒是提的。因她平常就很欣我衣架子,加上我的斯文中充了男人味,上得了面。充她家族的伴郎,不失面,而我伴郎的代除了壹大包之外,送我壹套全新的名牌西,何而不。

天要我著字相到到她朋友的婚店去看她伴娘的服,她拍照。

那是壹家台北中山北路有名的婚店,我了二十分才到,著粉色制服的美服小姐我引到二,正要壹件淡紫色的高叉旗袍,壹到我,劈就。

「都了,你在才到?」

「是你衣服,又不是我?我那早嘛?」

「你少嗦,快我穿,小姨等壹下就到了,到她,就有得拖了……」手中拿著壹套粉色旗袍,壹粉色的高跟鞋在我手上,推著我走入衣。

衣挺敝的,三面是子。

壹衣旗袍在架上就始衣,她今天穿的是淡粉的上衣,柔的衫著她34C挺秀的峰,雪白的乳,看了人心跳加快。下身是膝上十五公分的黑色迷你皮短裙,短筒高跟靴,肉色透明露出雪白修的美腿,在三面子反射下,她165公分的美好身材映照得曲玲。因的是旗袍,必外衣全掉,在此之前,我不是看衣,今天不知道怎了,我看到她下上衣,上身只剩的淡紫色的薄胸罩,雪白的乳房得更加柔嫩,壹肉的23腰,看得我血,胯下的大具已蠢蠢欲了。

拉下黑皮短裙的拉,露出丁字的淡紫色透明,如壹根吊著的窄小丁字只能遮住微凸起的阜,密黝黑的毛由中露出了壹小撮,得我蠢的大具立即壹柱擎天了。

了我生理上的化,用力拍壹下我已快破的挺具:「什?你叫他我老……」

「哎呀~你壹行?打了以後苦的是你……」我奈的叫著。

「赤!我就是要打他……」吃吃而笑,嗔薄怒,水的大眼透著壹慧黠,粉嫩的柔唇微噘,我忍不住把她推到住她柔的身,用我的嘴堵住了她人的唇。

「唔唔唔…不要……」著急著衣,推拒著我。

我不理她的推拒,舌已伸入她口中,著她的柔舌。壹手已了胸罩,握住了她34C的乳房,指尖捏著她的乳柔著。

敏感的乳被我玩弄著,乳珠立硬了,我深吻的喘始粗重,始反手抱住我,柔滑的舌伸入我的口中不停的翻,我啜著她口中的蜜,另壹手悄悄的的拉拉,挺立的大具掏出,扶著硬的大在丁字起的阜上,眼流出壹晶亮的滑液,沾在露出外的毛上。

全身,手抱住我的,婪的口我的舌吞入她的口中吸食著。下面我迫不及待的伸手探入她窄小的丁字,手指摸到壹呼呼的小火山,小火山口已流出的,我立即大引到火山口已滑的花瓣,柔嫩的花瓣在我的大推中,已像的小嘴。

「唔!不行!在不行…小姨上就要了…啊!」吸在壹起的柔唇喘著,完,我粗大的已插入了她四溢的火山口,粗的18公分具立感到被壹圈的嫩肉包著,而大已直接入了子腔深,眼在已硬如小肉珠的花心上。

「唉~你好野,在不行啦…唉啊…壹……唉…」本想推我的,受不了花蕊被我磨的快美,子腔突然以般的收,壹圈嫩肉用力的箍住了我的肉冠,我的好似她的子腔扣住了壹洋,壹股由她的蕊心到我的上,高潮得好快。

「唉~用力我…我了…用力戳我…快…快……唉…」

抬起左腿搭上我腰部著我,手抱了我的臀部,使我插在壹起的生殖器接合的更加蜜。我上面的嘴蜜的接吻吸吮,我的手也著她美的臀,挺下用力的刺撞她的阜,粗的大具在的道中快速的出,大肉冠刮著她的道壁,肉肉的磨,像抽水似的道中勇出的淫液抽了出,亮晶晶的淫液著股流水般滴落在大理石地面上。烈的刺激使得形同狂,抱著我的臀部,狂野的挺迎合著我的抽插,忍不住大力的呻吟。

「嗯哼~好舒服…快…用力我…用力…快,我又了…了…啊唉~……」眼中泛著光,是壹波波持高潮的激,玉臂像吊似的勾住我的部,壹雪白的大腿抬起上了我的腰,柔嫩的腿肌在抽搐中像八爪般的,我手抱著的臀部,她起的阜我的骨得的,我感到她的外唇的咬住了我粗具的根部,使得我的生殖器蜜接合得壹隙都有。

我的具感受到被壹圈火的嫩肉的箍住,像壹嘴似的蠕收吸吮著我的大,蕊心射出壹波波的精在我的上,在酥中感到壹麻,精再也把持不住,存了好天的稠精正要,碰壹!衣的突然被打。

下蜜相,我稠的精在的深不停的,陶醉在交合快意中的我正要登上高峰之,被及壹脆的呼醒!

「啊~你……」

壹位天生,美得像不食人火的仙子般的美女站在口,檀口微,中,粉嫩的腮火似朝霞,壹如深潭般清澈冷的眼中透著比的羞怯,怔怔的看著肢,性器官蜜接合的我。三面壁的落地大子映出我交合的身影,地上集著壹激情的淫液,此情此景,只怕六根清的尼姑看了也思凡。

碰!壹,那位冰肌玉,冷如仙的美女上了衣的。

「啊!是小姨……」高潮未的得在我腰的美腿落下地,也不管情射完的我,推了我蜜相的下,色白的著。

哦!才那位如仙子偶凡,美得令人不敢逼的女人,竟然是她的小姨?文的家族有名的出美女,可也想到美得如此份!

我的手拿著字相微微抖,心跳又心的在新娘服的小姨拍照。好在才小姨未看到我在衣交合的事,告婚店的老娘及服,否今後做人了。

看著平日在家中比,刁任性的在小姨面前如小羊,就知道她的小姨在家族中特殊而崇高的地位。加上才被小姨瞧衣的那壹幕。此刻的文直是如深,如履薄冰,兢兢的她的小姨穿著新娘婚。

得家婚店是台北市最有名的壹家,豪巨的婚都是由他提供的婚。可是那位脂粉在大上擦得厚如城的老娘任是拿出店中最名的,仿英黛安王妃婚上穿的婚披在如仙的小姨身上,我看了都得俗不可耐。法,已是最好的壹件了,拍了吧!

我拿著字相由各角度小姨拍著,身高168公分的小姨手投足,如如,壹壹笑,然天成,老天在太眷她了,除了她壹美如仙瑕的孔,又她壹身冰肌玉及魔鬼般的身材,大有34D的胸,腰比起似乎了壹,可能只有22,配上微35的的美臀,便我由那角度拍她,都是壹幅妙佳作。

唯令我的是,任我使出了吃奶的力她拍照,由婚到各式服旗袍,直到全部完,自始自小姨看都不看我壹眼,如深潭般的清澈眼不我的眼神接。

夜,我坐在算桌前,字相上的相片到算上整理,屏幕上跳壹小姨的相片,每壹都使我心悸。尤其屏幕上跳出她穿著高叉旗袍服,我偷拍了低角度的相片,出她那修,雪白光,粉嫩得毫瑕的美腿,搭著踝下的高跟鞋,看得我心跳加快。白天未在射的具又抬昂立,挺得要破而出。忍不住我拉了拉,手握著粗的具,看著算屏幕上小姨的美好身段自慰起。其中有壹相片是小姨穿著叉旗袍坐在法式椅上,拍的角度特低,由旗袍下叉拍去,小姨交叉的大腿根部方寸地壹,看得到她穿的是雪白的,可惜不是丁字,也不是透明薄式的,隔著,看不到的黝黑毛。

我在算上小姨那雪白大腿的交叉放大,看到她胯略模糊微微起的阜,咦?她白色上怎有水痕的印子?

啊!道是她看到我在衣的狂野交合,已淫心大,流出的淫液透了她的?不吧?像她美得像不食人火,仙子般的美女也情?

我看著小姨白色被淫液透的痕,握著粗欲裂的具使的上下套自慰著,海幻想著白天在婚店的小姨,想著她美如人的蛋,想著她人的身材,白晰如凝脂般的肌。幻想著她由旗袍叉露出的修雪白毫瑕的美腿正在我的腰,而我粗硬挺的大具正插在她胯的美穴中,忍受著她美穴的磨吸吮。啊~小姨~!今後我要夜夜到你,夜夜在中狠你的美穴!

想著想著,我眼前出小姨在我的身下被我得啼婉,雪白的美腿的著我的腰身,我她生殖器的交合出了我抽流出的潺潺淫液蜜汁,我的始麻,插在小姨美穴中的具似乎感受到小姨道壹圈圈嫩肉的蠕收,子腔的粘膜的包住我的大,就在我快要登上高峰射的候,了。

突的,得我都了,我好的接起。

「喂~?」

「你怎了?怎壹直喘?」在那著。

啊!是!

「啊!可能我是我跑接吧……」

要是知道我正在幻想著干她的小姨,恐怕把我了。

「照片整理好有?」壹向捷。

「整理好,要不要我打印出送去小姨?」我好希望能再看那迷死人的小阿姨壹眼。

「不用麻,我把小姨的EM信箱你,你去就行了!

」那知道我心的念。

「好吧!」

小姨的EM信箱告我。

「我要登入算,小姨叫什名字?」我有的,真怕她了我的企。

「姜芝!姜子牙的姜,芝的芝,白的!」乾脆的回答。

姜芝!名字真好。

「好!要我在把照片她?」

「!要不然我在打嘛?」好的。

「今天你跟小姨回去之後,她…有有什?」我的,真心小姨把我伴郎除名。

「都是你!敢……」

想到被小姨看到她在衣看到她跟我狂野的交合,就壹肚子火。

「到底怎了嘛?她是不是很生?」我想由小姨的反增加她的解。

「她什!只要我以後大…有叫我小心,孕了!」怒未熄的。

天地!小姨除我伴郎。

「就多?」

「多不啊?你想要她怎?」呼呼的。

「事事,我只是,你小姨人真好……」我偷偷伸了壹下舌。

「!她跟我年最近,小就跟我最,然好,今天要不是我,你休想看到她好色,小姨男人壹向是冷若冰霜,不假色的…」

哼!她是冰霜美女?看到我打炮穴不是浪水直流?

「怎洋?我小姨美不美?我你吧?」似乎以她家族能出像小姨似天仙般的美女,她要是知道我心的念,就不我了。

「她啊!得不啦!比你差壹啦……」骨眼我要是:是啦是啦!你小姨真的很美,是我有生以最美的女人……。

那我壹定是白。

「哼!你在知道你有多幸了吧?」

「不用你提醒,我早就知道能交到像你好,又美得冒泡的女孩,是子修的福!」

我巴的著,然我心想的是:我的女人壹比你差的!

「少拍屁!快把相片去,小姨在她那等著要看呢!」完下。

我小姨的名字登入了我算上的酪簿,上始相片,海突奇想。

我算上壹存男女性交片的文件打,精心挑了拍得特好,看了能人亢的俊男美女打炮抓下,混在我拍的相片,小姨。

要是她看到那些令人血的男女打炮生起,我多道歉是了,如果她什都,那就是她心……心怎想,我也不知道。

管她的,挑逗小姨冰霜美女,壹定很好玩!

相片已去壹拜了,小姨有消息,她到底有有看到我去的男女打炮?

壹拜中,我跟又打了五炮。外表柔人,在床上可是火辣得人欲仙欲死,每次跟她打炮的候,我海把被我插得淫浪鬼叫天的成是小姨,高潮,在我腰上的那雪白的美腿,是小姨那瑕的美腿,心念及此,我我得更加起,幻想的具插的是像仙子般的小姨胯下的仙洞,使得每壹次都享受到壹波波持的高潮之後,得我死去活,至,她不知她能享受到如此,全拜她那美如仙的小姨之。

但我最想知道的是小姨看了相片後有什反,可是不提,我壹字都不敢。

唉!不定我伴郎已被她除名了。

手又了,是打的,莫不是小妮子又想要我的大具去戳她又又嫩的小美穴。

「喂!我壹忙好不好?」

「什事?」

「我家司今天休假,你司,陪小姨去她以前住的地方拿西……」我壹下楞住了,想到竟然派我好的差事。「怎?不意?如果你有事,我找人忙好了……」

「事事…我在有空……」我按捺著的情,假意所的。

「好!下午五我家出,到台中她拿西,十壹以前要回台北!」

「下午五不太晚?要晚上十壹以前回到台北回很累耶?」我急的。

「你少嗦!明天我三有事,五以前才能到家……」我待再,她已下了。

原也要去,我有壹股莫名的失望。

下午四五十我到座落在明山的家,豪的墅就是不壹洋,那位跟我熟的俏女小梅(家不用菲,嫌菲太葬。)打大,她家的林肯大停在院中道上,俏女小梅引我入了但不俗的大客,奉上了茶。

「小梅!小姐回了?」由始,看到,以往我她家,她都是立刻出的。

「X先生!小姐要我跟你她有事不回,你陪姜小姐跑壹趟台中!」

哇!空,要我陪小姨,真是天上掉下的美差事。

我正心花怒放的候,梯上高根鞋。

小姨姜芝由梯走下,壹身素雅的衣,又直又的秀披在上身穿的白衫上,下身是及膝的柔白裙,露出膝下那白晰的小腿,足下是壹粉白色的高跟鞋,得168公分的身材更得修。完美的瓜子上脂粉未施,蛋上柔嫩的凝脂下似乎有壹晶的光采在玉下流著。

向上微挑的眉下,那如深潭般清澈的眼,看得人心如小鹿撞。

如精雕玉琢的挺直鼻,配上鼻下那嫩的小嘴,我的天!如此美女,能看壹眼就此生憾,要是能到她的仙洞,立刻死都甘心。

小姨冷的眼看壹下站在她面前有不知所措的我,打白色的皮包拿出子匙交到我手上。

「XX!今天麻你了……」

她的音脆中不失女性的柔婉,在耳如沐春,在接匙壹那,我的手指碰到她如美玉般的修手指,那微的接,我胯下的大具大大的跳了壹下。

「小…小姨!您客,能您服是的,我的幸!」我想我在回答小阿姨的那奉呈阿模洋壹定很心,原在她面前我得俗。

在夕中,我著她家的林肯大上了高速公路,小姨以前住在台中,不知道要去的地方是不是她以前待的修女院,她,我也不敢。

小姨不愧是大家出身,有把我司。她坐在前座右,品流高的香水及淡淡的女人香散在的空,我自忍著心的怦然悸,警告自己不能露出色痞的下流洋。

我目不斜心的,只有在看右後的候,偷看小姨那完美缺的壹下。

小姨壹路上都不口,但我看得出她我的技挺意的。

了泰山收站,小姨拿出壹CD放入的CD,柴可夫斯基的曲在著,令人神的章中著的柔情,此此刻,我希望段程永止境。

子平的在高速公路上,不多已了新竹。

「不起!我不陪你,昨晚睡好,我想壹下……」小姨巧的用她那修柔若骨的手捂嘴打了哈欠。

「小姨!您客,您放心的睡,我很小心的,等下了台中交流道我再喊您……」我巴的。

「嗯!……」小姨著,靠在椅背上,身子放的舒展了壹下,上了眼睛。

她在休息,我可以放心大的看著身旁的小姨,如仙蛋,那的睫毛著她那令人做的眼,微的鼻息使我心跳加快。

下身那柔及膝裙遮不住她人的身段,我看著她大腿根部交叉,不知道裙下穿的是什牌子的,是透明的?

我子胡思想著,小姨微微了身子壹舒姿面向著我,我心,目不斜。

我似乎到由她鼻中吐出的息,我胯的大具得挺比,忍不住斜眼瞄向她露在裙下的小腿。

那是壹未著白瑕的小腿,腿上要是著了,不但不能其美感,反而庸俗如比,如此美腿配上下的粉白根高跟鞋,直像了高跟鞋告的美腿。

行快到泰安收站的候,只公路上全部了速度,最後竟然停了下,是不是前面出了,高速公路上大塞?放眼望去,只大排看不到。

本往返台中五小了,可以在要在晚上十壹以前回台北,只怕不行了。

我壹都不著急,心反而希望大塞最好塞到明天,不!最好永塞不完,我拿出手上,如果打,那可是大景。

窗外的夕已落山,天的晚霞透窗,美林肯大的舒平是所周知的,右座的小姨依沉睡如故,她那美的孔在晚霞映照下出晶的神采,像了不食人火的仙子。美的女人,怎去修女?道她以前那段有果的情她看破了?天底下又有那傻瓜男人得她的心?

壹串的在我海徘徊不去。

咦?她那如扇般的睫毛下怎有壹滴晶的珠?小姨道有什心事?

她柔嫩的小嘴微微了壹下,吐出丁香嫩舌壹下嘴唇,那舌尖滑唇,柔婉人。她略略蹙眉,檀口,那整白的像壹洋的嵌在嫩的柔唇上。

唇畔沾了壹她口中的香津更得欲滴。

哦~如果我能吻壹下嫩的小嘴,就不此生了。

天的晚霞已落幕了,暗了下。

外救及拖吊由路肩呼著去,柴可夫斯基的曲子在不停的回放著。我猜小姨昨晚根本就睡,否怎可能睡得沈?

她迷人的睡姿又整了壹下,太好了!本就裸露出膝的白裙在她壹掀到了膝上二十公分,露出了小姨雪白如凝脂般的大腿。

我看向小姨,她如扇的睫毛安的搭在雪白的眼皮上,吐如,睡得好安。

我的靠近她的粉嫩美,著她吐出的息,芳香中著比人的女人,我胯下的大具已硬挺得呼之欲出了。

我忍不住悄悄的嘴近了小姨柔的唇畔,只要再上前壹分,就吻上了她的柔唇。她突然哼壹下,得我坐好,只小姨的腰肢扭,玉腿抬了壹下,又沉沉睡去。

哇!她的腰肢壹,本已掀起的裙褪到了她雪白如脂的大腿根部。

哇!小姨今天穿的是丁字,壹在阜起是薄透明的白色丁字,看到起的薄下是壹片教人血的黑,丁字上端及胯下如般窄的薄露出曲黑油亮的毛,想到像小姨如此美如天仙,端如女般的美女居然有那多的毛,人女人毛越多,性越,怪那天,我她拍的照片中,看到她三角的胯出了淫水,害我打了壹夜的手。

小姨的第壹次情以失意收,不知道那次情她的女地有有被那王八蛋?天哪!

我居然壹面的男人王八蛋,我真的那嫉妒?要是知道了,只怕我的皮!

小姨沉睡如故,美的,白皙的肌上是壹片晶的光滑,的柔唇吐出芬芳,我的心快要由口腔中跳出了。

我舔著嘴唇,靠近小姨柔美的芳唇,她巧的舌尖又伸出唇舔了壹下,我再也忍不住,我的嘴唇上了小姨如桃般的柔唇。

我上了眼,壹芳香甜美的,如玉液般甜美的蜜汁流入了我的口中,啊!

芝……我吻不下百美女的嘴唇竟然能吻上如仙子般的你,享受未有的甘甜,她的舌尖是柔滑的,我忘情的吸啜著芝小姨柔嫩的舌尖,婪的吞食著壹股股玉液香津,下面的手情不自禁的伸入了她的跨下,摸到她柔滑的大腿根部,那如凝脂的感,使我如置身端。

我熟的伸手指壹,那郁的已淋淋的芳草,使我血,我手指到那片已被淫水浸得滑比嫩滑的花瓣,突然感到舌被用力的咬了壹口,我得眼,看到小姨那晶冷的眼已,正瞪著我,我像壹洋,立即我的嘴了她那令人百不的芳唇,底下正要探入花瓣深的手指也立即抽了出。

小姨芝看不出喜怒哀,只是冷如冰霜的看著我,我算到小阿姨是冰霜美人的「冰霜」滋味了。

我不敢再看小姨,面耳赤又羞愧的小姨掀到大腿根部的裙拉回她的膝,手掌不意的又了壹下她那的膝,我感得到小姨身子震了壹下,我注前方,候,我只希望前面堵塞的流通,好我有事做,可恨前方的是壹不。

夕已落下山,天的霞光只剩壹片橙,柴可夫斯基的曲子在小小的空著,我眼正前方,手把著方向,上身僵直,壹都不敢。我感得出右座小姨的眼光壹直盯著我,我像壹要被送上法的待宰之囚,直盼著有人喊「刀下留人」。

「你都是洋女人的?」小姨於口了,音脆冷俏。

「哦…我…小姨!不起……」我依然目不睛的正前方,不敢看小姨壹眼。

「回答我的!」

「哦…小姨!是你太美了…我…我情不自禁!」

壹片沉寂,落可,我不敢看小姨。

「你洋得起?」

天哪!我吸啜著她口的玉液的候,早就被我到九霄外去了。

「我死!我不起,我混蛋…我不起也不起小姨你,我真不是西……」

我著,不停用去撞方向,壹付恨不得壹撞死的德性,天地!

那高的方向都包有壹圈柔的真皮,否我的袋真要皮破血出了。

「好了好了,撞了…事情已做了,你撞破也於事……」

嘿!我招苦肉真管用,我才幸苦肉成功,接著就到小姨冷俏的音。

「然我知道你撞方向只是做做洋子……」

哇咧!我是八戒照子,面不是人了。

好在流始移了,我立即打起精神,踩著油往台中。

壹路上小姨除了告我怎走之外,不再多壹句不相干的,等我到了她以前的住(果然是修道院),已晚上十半了,她去不到分,提了壹大箱子出,只了壹句。

「走吧!不管多晚,都要回去……」

句使我本想留在台中住壹晚再回台北的吞回了肚。

回到台北明山,已半夜壹半多了,我入了大墅的花道停好了。

「!辛苦你了……」小姨下句,走入了大。

我看著小姨美好人的背影消失在。

辛苦了半天,就只有句?不不!壹都不辛苦,能吻上如仙子般的小姨芳唇,她口的玉液香津,要我台十圈也干。

又是壹拜去了,小姨婚的日子就要到了,拜我又跟打了五炮,每壹次我粗的具入的嫩穴,我心想的都是小姨,我子都是小阿姨,壹不的在我身下的啼婉,全成了小姨的孔,在我腰的美腿,也成小姨那白瑕修的美腿,我快要小姨狂了。

大日子於到,壹早我穿了母我的名牌西到家,她家族的重要人物全到了,男的西革履,女的好像在服比,壹花枝招展,壹穿得比壹髦。壹身白的扮娘服,柔人,但我已子小姨,貌美如花的似乎起不了多少漪。

直到名梳化打理下,薄施淡的小姨走下梯,哇!直是仙子凡,光的上有自然的留海,斜的眉毛趁出她那令人做如深潭般的眼更加的迷人,如斯挺直的鼻,那曾被我吻的柔唇了粉色又了淡淡的。下身是外罩白中叉裙,那瑕的修美腿由叉若若,足下是壹粉色高根鞋,哇哇哇~芝哪!我的中情人…你知不知道你害我的大具快要把你家族送我的名牌西破了。

小姨在的扶持下入停在花中的超大中,自始至,小姨都是冷著孔,只有在上那壹那,看了我壹眼。

那壹眼可以我今晚打十次手,因那是的壹眼,其中包含著欣我壹身西出的身材,又著壹的情拌(是我自己想的,不知道有有往自己上金。)

婚在店行,富豪的婚的豪面充了臭而俗,什好描述的。

之令我要吐血的是,那新郎倌君居然得像怪人,如果他不穿矮子的,子可能不到160公分。

壹泡眼,朝天鼻有撮鼻毛,厚唇血盆口,八戒在他面前都是美男子。可是他壹身金口袋票多多,客阿奉承巴不。我看到新娘倌大口乾酒眉花眼笑,大鼻孔中的毛跟著鼻孔的扇伸伸出的,我快吐了,再看小姨,自始自微笑的孔,好像她真的嫁了壹天上少有地下的如意郎君,得我跟著新郎倌大口大口的灌酒,也得把我揪到新娘休息室警告,新娘休息室是店招待的壹豪大套。

「XX!我最後警告你,你再我灌壹杯酒,我就把你踹出婚!」

「唉!你小姨得像仙女壹洋,嫁壹像的蠢蛋,求求你在就把我踹出算了……」

「你混蛋!小姨嫁什人你屁事……」起手就想我壹耳光,了,小姨在梳的陪同下出在口。

「!……」

「哦!小姨……」

「要送客了,我衣服……」

「小姨!我你!」

「不!她我…你找你有事,你快去吧…」像仙子般的小姨指著伴在她身的梳。

狠狠瞪我壹眼,身走了出去,我惜的看小姨壹眼,也跟著要出去,想到小姨叫住我。

「XX!你等壹下……」

「哦是……」

「你先出去,我叫你…」小姨梳交待著。

看著梳走出去貌的上,我不知道小姨留我下想什,我心跳莫名其妙的加快,楞楞的看著小姨不知所措。

「有人家的婚姻都是壹利益送,你要……」

什?壹朵花插在狗屎上要我?

「小姨……」

「你了,你想什我知道,我心情些…死了,你我把扣子解…」

小姨著身去,要我她拉後的扣,我伸手小心奕奕的解了扣。

「把拉拉下……」

「哦…是……」

想到小姨要我把拉拉下,我看著她白皙的後,到她的幽香,耳根有品流高令人血的香水味。

拉的拉下,小姨白而美的後背壹寸寸的露出,有戴胸罩,哦!了,服的胸部都有胸罩,所以不必戴胸罩。拉壹直拉到接近小姨白微的股才停止。我看著她雪白的背股呆,,小姨雪白的肩膀膀微的,她曼妙迷人身微微的抖著。

我再也忍不住,由後面伸手抱住小姨,掌握住了小姨裸露挺秀的峰,那肉球比的大些,可能有34D的尺寸,手柔嫩而有性。小姨有反抗,只是哼了壹,身抖得更害了。

我唇印在小姨雪白的後上,的吸吮,舌尖滑的滑肌明的起了微的皮。掌揉著她的乳房,我感到她的乳珠硬了,我空出壹手褪下了小姨的服,啊~可能因怕著服在臀部出的痕,她穿的是如般的丁字,由背後看,那踩在粉色高跟鞋上雪白的美腿,使我跨下的具挺的在她的股上。

小姨可能知道股的是什西,始全身抖呻吟出。我打趁的臀部的丁字,伸手由她股探入到她的跨下。她大腿立即,把我的手掌住,我感受到她柔滑的大腿肌肉在抽搐抖,更摸到她郁的毛中那片花瓣,已被道中流出的淫水弄得淋淋,粘糊糊的。

我的中指揉弄著那片迷人的花瓣,整手掌被她道中流出的淫液蜜汁沾得淋淋的。

我管不了小姨是衣服送客的,小姨的丁字褪到她的膝下,接著快速的下了我的西,壹起扯了下。小姨感受到我硬挺拔的大已入了她赤裸的股,她始扎扭臀部。

「不要…不要洋,你放手……」

候只有傻子白才放手,而且她扭的臀部磨擦著我挺硬的大,只使我更加的亢。

我手扶著粗挺的具由她跨在她的柔滑的唇上磨擦著,上沾了她的淫液蜜汁,我感到那片迷人的花瓣似乎了。

「唉~你…你放手…我要叫了……」小阿咦喘著叫著。

我吃定了她冷若冰霜死要面子的女人不敢真的大叫,在她扭腰想避我的,我下用力壹,如天仙般的小姨立即被我得倒在床上,我趁了上去。

清晰的感到我赤裸的下前端的骨小姨雪白的股蜜的在壹起,肉肉的蜜磨,那是壹性的舒爽,使我伸在她跨下的具暴挺立,沾她淫液蜜汁的大不停的著她跨那片的花瓣。

小姨大概感受到我烈的侵犯意,再次呻吟叫。

「唉啊~不要洋~我真的要叫了…唔~」

小姨完,我已由後伸手住了她的嘴,下我已扶正著她那迷人仙洞的大挺了去,好!

我的大大插入她滑的道了不到五公分,就感的肉冠被壹圈滑的嫩肉的箍住。

被我住嘴的小姨突然用力扎。

「唔唔唔~不要…不可以……」

被我住嘴的小姨含糊的叫著。

而我也心拖太久有人催,立即用手扶住尚留在她仙洞美穴外有十二三公分的具,腰部用力壹挺,但到「噗赤~」壹,我那根粗挺硬有17。5公分的具已整根插入了如仙子般的小姨那柔嫩滑的美穴。

「唉啊~唔!」扭大叫的小姨又被我住了嘴,由看,她那晶迷人的眼中痛得流出了水。

我低壹看,哇唉~!只我的具小姨那粉嫩的唇交合,在我往外提下,出了的血,啊~小姨果真是女。

我插在她女美穴中的具感到她整道壁不停的抽搐收,磨吸吮著我的具,包箍得我全身汗毛孔都了,其中的快意美感,共能用如羽化登仙形容。

小姨不再吭,的水由她那如深潭般的眼中流到了的上,眉蹙,啼婉。

我巧的扯下了她的丁字,具的插在她的女美穴中,在她哼中她腿抬起翻成正面,的小姨除了下那粉色的高跟鞋之外,身上已是壹不了。

但峰挺秀,粉色的乳中那壹粒桃,迷人的肚下是有壹肉的小肚,小腹下那郁的毛我密的毛都沾了淫液,淋淋的已粘在壹起,分不出是的。

那根而入的具她嫩的花瓣蜜的接合在壹起,哇!能美如仙的小姨苞,是我好子修的服吧!

仰躺在我眼前的小姨著迷人的目,如扇型的睫毛抖著,上未乾,檀口喘,啊!芝!你太美了。

我柔的唇印在她柔的唇上,她有扎,任由我吸吮著她嫩滑的舌尖,我婪的吞食著她口中的香津玉液,甘甜的玉液吞入腹中,亢的美感使我插在她女美穴中的具更加挺硬。

在我粗的具在她的迷人美穴中抽,目的小姨眉又蹙起,生理上痛楚的本能反而使她道中的肉壁不停的蠕磨著我的具,那份蜜交合的快感,要不是我插穴富,只怕就下子就射了。

「唉啊~」我呻吟出。

小姨似乎想到了什,甩撇我相接的柔唇,突然迷人的眼冷冷的看著我。

「XX!你已得到你想要的了,快拔出,壹有人看到……」

我色包天,起了不干到爽不停止的念。

「小姨!我那容易出的,必要你忙……」我死皮的。

「你…你真…你是暴……」她真的生了。

「我的生殖器都已插在壹起了,你有被迫的洋子?你有像被人暴的痕?」我了心壹次。

「你…你吧!要我怎做,你才…才快束……」小姨冷著孔。

「你把腿用力我,挺你的迎合我的抽插,我很快就射出的……」我真!

「好!你要答我不可以射在我面……」

「!」

小姨果然是有的女人,立即用腿了我的腰部,生的挺她的迎合我的抽插。

只小姨因女苞後的痛楚,在呻吟中著痛哼,但了快使我的大射精,她只有力的磨我的具。

我低吻住了她柔美的唇,她可能了挑逗我的情要我快射,也伸出嫩舌我的舌交著,我互相吞食著方的香津口液,她交在我腰上那雪白的美腿是如此的蜜,我跨大腿根肉肉的磨蜜的壹隙都有。

我猛的交合著,本只想要我快射出才配合我的小姨可能也到了交合的快美,主的伸手抱住我,那甘美的柔唇的吸住我的唇,吸啜著我的舌尖。我下出激情撞的「啪!啪!啪!」,我粗的具在抽插出了小阿姨的女血,也因女血加上淫液的滑,具出她女美穴的「噗赤!」不。

小姨突然叫壹,在我腰的修美腿不停的抽搐。

「唉~抱我~抱我……」

我立即抱了小姨,我人赤裸的身子完全蜜的,下面挺的具用力到最深,又硬又大已深入到她子花蕊,只感她的子腔突然咬住了我的肉冠,小姨的高潮了,壹股的女元由花蕊中到我的眼口上。

「叫我哥~叫我用力你…快…快……」

「哥~用力…用力我…用力……唉啊……」小姨意情迷的叫著,抽搐的雪白的美腿又到我的腰上,下烈的挺迎合著我的抽插。我感受壹烈麻,知道快要射了,同整根具被她蠕磨的道壁上嫩肉的吸吮,我再也忍不住,只大壹,壹股稠的精如火山般射入了小姨子深的花蕊上,的抖了有的小姨。

「你是不是射在面了?」

「唉~不起!我…太舒服了,不及拔出……」

「你真的害死我……」

小姨羞的推我,看到床上壹大女血,又是壹。

「不快把些葬西收拾掉……」

「是是……」

我手忙的收拾,小姨已拿著要的服奔入浴室中。

上敲,我去打,是,她奇怪的看著我,再看壹眼已被我收拾乾的床。

「小姨呢?」

「在衣服啊?」

浴室,美如仙的小姨著微笑。

「!要散席啦?」

好的瞄我壹眼。

「嗯……」

夜,她的丈夫因喝了多的酒,醉如泥,我以伴郎的身份扶著新郎入洞房,然也以伴郎的身份代替新娘再度小姨通宵,想到初雨露滋味的小阿姨是那能,那干。

之後,只要我不的候,像仙子般的小姨自然是我的最佳炮友,我只要面就干,在野外,在她那大墅的泳池中,我交著液。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