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腐小说>情感小说>春雨露(吃奶篇)> 春雨露(吃奶篇)

春雨露(吃奶篇)

萌春情露涸土,淫不此浪臀美乳正泠,交君子

豫南山中有一富延河,不知何年何月起,每逢春天便水,久而久之,河水在山谷中刷出一方沃土,方得三十里,建有一村,本曰「村」,後因村民感一方一水之神奇造化方得此沃地,便村前之河「春水河」,改村名「春水村」。

村中有一安姓人家,有安氏夫二人,生有五女一男,然而夫君早逝,只留下柔的安夫人一人守寡子。安夫人不三十有二,但因其十三生子,故她的大女安招娣也年有十九,跟著是二女安盼娣年有十七,三女安娣年有十五,四女安有娣年有十二,五女安得娣年有九另有小子安星年七。安夫人徐娘半老但仍不失年之,,村中「石榴花娘子」,她家的女也妖人,相貌出,特是二女安盼娣,十七便得一大朋的奶子,走起路巍巍,真叫人眼花,鼻血直流。

到小子安星,自出生後,立刻成了他家的掌上明珠,盼呀想呀于得了子,能延香火了,他家提有多高了,成天抱著他著哄著,生怕他了病了,他娘那肥的奶子成了他的私人食堂,管他已了吃乳的年,他仍大大咧咧地跑到他娘跟前,迅速扒他娘的胸襟,露出雪白肥嫩的奶子,一口叼住一只大奶婪地吮吸起,另一只手也不著,揪住另一只肥大的奶子拼命地玩弄起,一只手得那奶子黑一一,得奶水到漂。他狂地吮吸著奶水,咬得他娘直叫

「小祖宗,急,瞧你成子,慢慢吃,反正每次都吃不完。」

的,他娘的奶水在是太沛了,每次安星只吸完一只奶子,就吐出奶,害得他娘每次只好另一只奶子的奶水到大海碗里分他的姐姐享用。到他的五姐姐,他也是疼有加。特是每到晚上睡分,她五姊妹便光著身子,著安星入睡,生怕他著,相把自己的奶塞弟弟的口里,他含著睡,睡安安,特是他的命根,更由五位姐姐每晚流含在口里,惟恐它走似的。安星就每天享受著如此的春水滋,一天一天地成起。

安星七,他爹因故去世,他更成了家中的核心。了他,他娘每天昏都安坐在屋,解衣襟,捧著大奶子等著安星回吃奶,而安星每天回到家,看到他娘那淌著奶水的大奶球,就不一切地去咬住一只奶吮咂起,吸得他娘的大的奶子一抖一抖的,漏出的奶水更是像雨水般落在干地上,集成白花花的一片。

每次安星吮著吮著,就感到他娘的奶在他口里硬挺了起,他便抬看看他娘,只他娘著眼楮,口里不知呻吟著什,不住地捧著他的往她那大奶子里按,另一只手也不住地捏著另一只奶子,扭著那鼓的奶,奶水不地那紫的奶里射出,射出的奶水柱往往出好尺,注在附近的桌凳上,弄得到漉漉的,屋中漫著一股很郁的奶香。

他的五姐姐也不敢怠慢,每天吃完晚後,便迫不及待地扒光衣,赤地著弟弟上床了。也不知什,或是安星前生造福吧,他的大姐安招娣和二姐安盼娣未生育,奶子中便能出奶水,後三姐安娣也出怪事,得安夫人也奇。

然而安星可高了,他每天晚上都手捧著拼命三位姐姐柔的大奶子吸食著她那新的奶水,不用手捏著那些巨大的奶子,用舌弄著她那翠欲滴的奶,逗得她不呻吟,用手挖弄自己的蜜穴,捻弄著那嫩的核,流出了大量的密汁,和著奶水得床都是。而那位奶的小姐姐,就先恐後地握著安星的命根,放在口里吮吸流起,不用手玩弄著自己的蜜穴,自己的蜜液涂在安星身上,用舌慢慢地舔食。就,每晚上,安家都在如此淫糜的游中渡。

日子得很快,眨眼安星已十五了,得俊朗威,面目清秀,身上的肌肉分明,十足的猛子,他每天仍著相荒糜的生活,他娘的奶子仍,奶水充沛,每次都灌得安星肚子鼓,而他的三大姐姐的奶水也日益沛,特是二姐安盼娣,奶子特的大但又挺非常,毫有下的感,奶由于谷奶的原因向前微微地鼓起,粉色的大奶有如大拇指般粗,又由于奶水足,奶常常被激出的奶水所,嫩透,如新的桃,叫人看到都忍不住淫性大。安星就每天吸食著她的玉液,以至于他每天只有晚餐一正餐,其他都以奶水充。

可憾的是,他那小姐姐已得亭亭玉立,但奶子里仍有奶水,不她想到了一好法,就是每天早上用她那充著香的淫露喂食弟弟,她在弟弟醒的候流坐在弟弟的上,用那著稀疏淫毛的蜜穴正著弟弟那渴的嘴唇,弟弟用舌不地舔弄,流出的蜜汁全部吞咽入肚中,後安星起了名字,叫「甘露膳」。

或是期受到奶水蜜汁的滋,他那根特地粗,且久不衰,常常把他的姐姐弄得浪震天,高潮迭起,了防止出事,安星照著他娘的指,自己的精液在姐姐的口中放出,姐姐也能自己的「奶水」。

那年秋季的一午後,安星正在地里干活,忽然看到一只野山呆呆地向他走。

「好,把它抓回去熬,我家的女人都一,好下更多的奶。」

想著想著,安星偷偷地跟那只野山不知不地走到林子的草里,忽然,只傻傻的野山突然精明起,拍拍翅膀一下子茂密的草里消失了。

「狗日的!」安星狠狠地了一句。正身回去,意中草里仿佛有其他人。「是呢?地方很少有人。」

著一好奇,安星慢慢向那人靠近。他悄悄最後一草障後,眼前的一切把他呆了。只一位年二十五六的美少正坐在草堆上自慰,她敞著衣裙,一只手捧著一只大得足可傲群雌的奶子奶穗往自己的桃小嘴里送,只那奶大如杯,奶巨如棋子,色,晶透,直是可挑剔。在的,安星如此岸的胸乳,她的奶子足可得上大西瓜,而且相挺拔,她那美玲的蛋和的身材相比,直是法想象,他看得目瞪口呆,口水流。

最他的是,那娘把自己的奶塞入自己的小嘴里吮吸後,她的嘴角竟漏出了些白白的汁液。是奶水,娘竟然有奶水,真是天的尤物啊。安星的下身立刻膨起,支起了一小篷,但他仍不露色,察位娘的表演。只那位娘一吮吸著自己的奶水,一把手伸向了自己的蜜,哎呀,好害,是白虎啊,只她的私白白嫩嫩,光光溜溜,有一根淫毛,她用她那修的玉指慢慢她那羞的花瓣,捏著淫核挖弄著道,淫水潺潺地流出,浸了大腿根附近的干草堆。

她忍不住地呻吟起,身始不住地抖,她那巨大的奶子也跟著不地起伏,更要命的是,她激烈地身子的候,她的桃小嘴松了她的奶,只奶子在她那比快淫糜的奏下烈的晃,看得安星眼花,昏目眩,那娘的大奶在如此激烈的刺激下始狂地向外激射著稠的奶水,一只奶花四射,奶雨,甚至有一部分落在安星的上。安星哪受得了,立刻抓住自己的命根狂地套了起,自己也忍不住呻吟,霎淫叫此起彼伏,方都在逍度的意境中升入了自己那的天堂。

「出吧,不用躲了。」那娘高潮後躺在草堆上微微地喘著,她然已了安星,吃吃地笑道「怎,好不好看呢?」

安星不敢出,那娘手插腰起火「你小子好大,你知不知道我是,你你姑奶奶都敢,你是不是不要命了?」

安星只好挺著他那流著精的巨大具走了出。那娘到原是如此相貌堂堂、威武健的男,又瞟到他那比巨大流著精的具,不由心中怒全消,喜上心,子里立刻了一念,春心大,私又始冒出了淫汁,但她了不安星自己的企,忙用衣物遮住自己的私,仍故作地道

「你知道你干了些什?」

「不起,我是路偶然看的。」

「住嘴!那荒,你怎有事事地路。」

「不是的,是因有只……」

「什?你把我比成一只?」

「呀,其……」

「不用狡了,今晚巳你到,看我如何你!要是你敢不,哼哼……」

「什?」安星有慌了。

「今晚就我一人收拾你!」娘似乎看到了安星的表情,忙充道。

「哦,不起,大姐,我今晚一定此罪受!」

到,那娘提多了,可以如期行了,股春水流,其她多了,安星巴不得呢。安星又一次向那娘「道歉」後,然後拼命地瞟了眼那娘的巨奶,喜滋滋地回家了,但心里一直著

「那娘是呢?嘿,管它的!」

回到家,吃了娘奶,干完了晚,安星的姐姐立刻扒掉了自己的衣裙,大姐和二姐迫不及待地把各自的一只冒著奶水的奶同塞安星的嘴里。

安星含著肥奶狠狠地吸了一把後便吐了出,擦拭著嘴的奶水撒道「很不巧,我今晚有要事要去急著。」

「什事那重?不如吃完奶再走吧,我的奶著呢。」二姐用手使搓揉著她那傲人的奶峰,奶嘴里射出了稠的奶液。

「是啊,急也不急于一。今晚是重要日子呢。」大姐接著道,自己的奶往安星的嘴里塞。

「不行啊,真的很急,一刻也耽不得,今天就只好委屈各位姐姐了。」

安星完,立刻一溜似的出家跑了出去。

「不行啊,偌吃了姐姐的奶,就吃不下那娘的奶了,各位姐姐,就算今晚是什重要日子,今天我安星也要不起了。」

一眨眼的功夫,安星就溜入了草堆里指定地,看到那娘早已打著火把等在那了。只她把火把插在厚的泥土中,全身赤地坐在草堆上,腿坐著,比大的奶子在胸前不地晃,左手不地插入那光溜溜的蜜穴中挖弄,再沾蜜汁的手指放入口吮吸。

「你了。」

「不,我想在好。」

「好啊,敢狡。」

「不是的,我……」

「不用多了,你老娘把里舔干!」

那娘著便她那的臀部向前撅起,使蜜穴正著安星的方向,躺了下,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扒她那的花瓣,露出那比神秘的花,映著火光,安星清楚地看潺潺的春水正不地蜜洞中涌出。安星按耐不住自己的激,立刻了上去埋入那娘的腿之狂地舔食起,不吮吸她的核,出「比霖」的。那娘哪里受得了般刺激,不出醉人的淫叫,巨奶也由于不地晃和刺激而激烈地射出奶水。

「好吃?」那娘嗲嗲地道。

「好好吃啊。」安星吮吸著淫水回答道。

「有更好吃的。」

「是什?」

「是老娘的奶啊。」

安星那娘的腿之抬起,只那娘迅速用手自己身子起坐直,用手弄著巨大的奶子,笑嘻嘻地安星

「我在就奶月,如何?」

呀,今晚正好是中秋十五,怪大姐今晚是重要日子,人吃月月而我在里吃人奶包子,美哉美哉!安星心中十分,但仍故作知地道

「怎奶月?」

「像。」

娘用左手左奶塞自己的嘴里,地吮吸起,不一安星便到了她喉出的吞咽自己奶水的音。娘用右手拎著右奶在安星眼前晃了晃,上露出了渴望而又淫的笑容。安星口干舌燥,立刻上前去噙住娘的右奶命地吮吸起,出了大的,大量的的奶水右奶里射出,落在安星的口腔里,差把他著。

「急,嘻嘻,催命似的。」

「嗯……嗯……」安星著吞食著甜滑口的人奶,便付道。

「先急,吧。」娘忽然松自己的奶,含在安星口中的奶也拔了出。

「怎了?」安星疑惑。「我不是要月?」

娘神秘兮兮的笑道「我有一好建。」

「什好建?」

「我姑且把奶酒,今晚就在干了吧。」娘舔著自己的奶笑嘻嘻地到。

「真是求之不得啊!」安星立刻又一口叼住娘的右奶。

「不,在你吃左奶吧,你的食量大,我的食量小,右奶子你才吃了不少了。」

「好!」

「先急,我先干杯吧!」

「干杯?」安星非常疑惑。

「就。」娘次用右手拎著右奶在安星面前晃了一晃,左奶塞到安星手中,安星明白了,上用手提著娘的左奶朝右奶去。奶在了一起,上面的口水和奶水交混起,在月光和火光的映射下,形成一道奇妙的景象。

「好,干了吧。」

娘吃吃地笑完,便立刻含著自己的右奶吮吸起。「嗯……嗯……」

安星迫不及待地吃了起。那娘的奶量相人,安星不停蹄地吃著,不敢口,否那激的奶水口里涌泄出,他吃著吃著,感到那娘的奶的非同凡,比起他吃的其她人奶,其味道真可有之而不及,香滑可口,及五腑六,得全身血液沸,淫根暴起,在是淫欲忍。

想著想著,安星突然向那娘下去,那娘也不反抗,躺了下。

人口中仍叼著娘的奶,但安星的淫根已迅速探入那娘早已春水漾的淫穴之中,快速地抽插起。地,人先後都松了奶,激烈地交合起。霎,娘的奶水和淫水,人的汗水,著性交的奏四著,在中秋月光的照射下,形成一道淫荒糜的景。

人高潮了次,那娘也喝下了安星的精液,人在疲倦中入,一睡至第二日晌午分,安星才依依不舍地吐出娘的肥奶,收拾衣服回家。行前,安星再三那娘叫什名字,住在那,以後能否相?但那娘只是,深然地道

「有再。」

安星自趣,只得再次那娘的肥奶一叼入口中狠狠地吸了的最後一把奶水,吻了一下她的蜜穴,悻悻地溜回家去。而安星也不知道,他的一生就要此改了。

安星百聊地回到家中,只他娘和五姐姐早已坐在屋等著他了。

「昨晚干啥去了?」他娘地道。

「去朋友了。」安星口道。

「什朋友?」他娘追道。

「和我一大的村南周小穗,他我昨晚去挑了。」

「哦,其我只是怕你年少盛,到去惹事生非了。」他娘的和了下。

「您放心,我不去惹事生非的,只是朋友而已。」安星心里暗暗笑,容易就能蒙混去了,昨晚的事然不能你知道,嘻嘻。

「好了,快吃奶吧,昨晚可把我死了。」

二姐安星拉了屋,迅速扒下了衣裙,的奶一入安星的口中捏揉起,奶水涌地射在安星的口腔,安星感受到口腔一股酥麻的感,二姐拼命地自己的奶子往弟弟的口里塞,可能是二姐太急了,又或是二姐的奶子太大了,安星的口里塞了二姐的奶肉,根本法合嘴,更提了,二姐那挺的奶直插入安星的喉,向食道狂地射出稠的奶水,但奶水在是太多太急了,大量的奶水仍安星的嘴角溢了出,安星的著二姐的深深地埋入到二姐的乳里,呼吸著那混淆著奶香和少女香的息,安星感到了一醉意,自己仿佛又一次升入了天,而此他的命根再一次挺拔起。

大姐和三姐也跟著在安星的口腔放了奶,而安星接著地享受了一「甘露膳」,和每姐姐大了一,就他又恢了他往日正常的生活,但他的心中仍然那位巨奶娘不忘。于是,安星每天在地里干完活,都要抽空跑到那草堆里看一看,希望能再那娘一面,四打她的下落,但每次安星都是失望而。後,安星干脆每天晌午都跑到那草堆中,幻想著那奶水沛的娘,揪著自己的命根套了起。

日子就又一天一天去了,那娘仍杳音信,但厄始慢慢降到安星的上了。到了那年的大寒的傍晚,外面大雪,所事事的安星正躺在娘里吸食著奶水,突然有三人踢了安家的大入了屋。安星一,忙吐奶站起喝道

「者何人?民宅不得!」

他的五姐姐到了,也屋里了出看究竟。

「我是的人,今天程治你小子。」三人中最高最,肉,披著灰褂的「小目」冷冷地道。

「?是村?我不和他打交道的,你是不是搞了。」安星定地道。

「放心,我是不搞的,你也知道的脾,敢玩他的女人,你子也太大了!」那「小目」故意把放得很高。

安星一切都明白了,原那娘是村的女人,下可捅了蜂了。安星的神心里立刻起,眼不住地四周,看看有什武器,或有什身之。那「小目」倒也害,很快安星的神情中看出他的企,便迅速腰拔出一支手,用黑洞洞的眼指著安星的鼻子奸笑道

「你小子想玩什花?斗不有的,老老跟我回去一趟。」

「不要,大!求求你放了他吧!」

安星的娘和他那五姐姐要把安星走,忙跪在地上,又拉又扯,哭哭啼啼地向那三位不速之客求起情。然而,她如何哀求,安星是被走了。按照村里的矩,偷情的男女是要「荷花」的,既是把他起扔到河里淹死,安星被了,然于看到了日思夜盼的娘,但在深更半夜里著的一令下,安星跟著那久的娘被一推入到春水河里去了。

安星在河水里拼命地扎著,但身上的子在是得太了,一切的努力都于事,大口大口冰冷的河水入了他的口中,寒冷的河水麻痹了他的神,耳依稀到了上的笑和姐姐的呼喊,地一切都模糊了,安星只能想著,回一切都完啦,大家世再吧……

不知不,不知昏厥了多久,安星慢慢了自己的眼楮,自己正躺在一床上,怎?我不是已死了?我在是在天里?安星勉地扒身上的棉被直起腰四周,朦中,他看清了周的一切,咦?是哪里?一陋的小木屋整地放一陋的梳台,屋角上也整地陋的桌椅,再加上在睡的大炕,一切都是那普普通通,一切又都是那神神秘秘,里到底是什地方?我到底死了有?安星仍在不地著自己。

「你于醒了?」一甜甜的音安星的身後了。

安星回一看,只身後的屋子口站著三女孩子,定神一看,了不得,每都是相的美,一水的大眼楮,一殷的桃小嘴,一幅幅美的,一鼓囊囊的胸脯,再加上的腰肢和的屁股蛋,安星的眼里立刻火,那乎僵的命根也呼地再次醒。

「下我可放心了,你可足足昏睡了五天啦。」其中的一女孩了「那天我正在船,忽然看到有人在河里翻,我便跳下河去把你救了上,但你被救上後一直昏迷不醒,我可死了,不下可好了,你于醒了,真是天地。」

哦,原是她救了我,真是救命恩人哪,安星感得不禁用手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水。

「了,我不得自我介了。」那女孩接著道「我叫李,今年二十,位是我二妹李杏,今年十八,位是我三妹李萍,今年十六。我祖祖在打生。」她著用手指了指身的另位女孩。

「了了,救起了?有有看到一女的?」安星忽然想到了娘。

「有了,只看到你一人。」李上了一。

「是……」安星想著想著,不禁痛哭了起。

「嗨……人死不能生,你就忘了她吧。」李走到炕,摸著安星的,地安慰道。

「嗯,嗯。」安星用手肘子擦了擦上的水,呆呆地望了望窗外翻的河水。

「你干脆就住在吧。」李靠在安星的背上,地道。

村子是回不去了,安星便在住了下。可是麻立刻了。天晚上,安星本能地起奶,他吃晚後仍不停地舔著碗里的粒,目光在三姊妹的胸脯上不地略著,李似乎察到他的目的,笑嘻嘻地他

「怎啦,是想吃奶了?」

「嗯……不是不是。」安星心里一,迅速地低下去,立刻通,火辣辣的,不知怎。

「系的,其我知道你的名字,你叫安星,不?」李笑著起,上著神秘的笑容。

「你怎知道的?」安星地抬起。

「我和你三姐比熟,我常在村口和她做,我常常你三姐起你,後三妹你村子里人你被扔到了河里,所以那天我就知道救上的是你,救上你之後,才知道你三姐的果然不假,好一堂堂的子。」李著著,上始泛起了光,在油的映下,的人楚楚,而旁那妹妹也慢慢地低下去。

「那你和我家里人了?」安星焦急地道。

「呢?」

「什?」

「是因……」李著慢慢地站起,地走到安星的身前,走解著身上的衣服,露出肥挺的奶子,羞地道

「我的自私,因我也想得到你……」

安星愣了一下,笑了起,李自己身上的衣物全部扒光,光溜溜的站在安星的面前,俯下身去,自己那毫瑕疵的嫩奶塞了安星的口里,而右手著安星的左手,慢慢地它引自己那早已泛成的蜜穴之中,任其挖起。

她的妹妹也走了,同扒光了身上的衣物,在安星的身上用自己的柔舌地舔舐起,舔自用手指挖著自己的蜜穴,口里不地出了醉人的叫,安星的命根充血暴挺起,李,立刻安星的巨根引入自己的蜜穴之中,扭著自己的腰肢,配合著安星的抽送起。安星拼命地吮吸著她的奶子,吸不出奶水,只好用牙咬弄起,感受著那奶的柔。

「有奶呀,真可惜。」安星了眉,惋惜地道。

「我生,哪里有奶水呢?」李一呻吟一道。

「但我有五姐姐,其中三也生,一奶子里有奶水。」

「嗯,啊,那肯定是你拼命地吸,吸出汁了。」在一旁舔舐著安星身的李杏笑嘻嘻地道。

是,奶的奶子究是可以吸出奶的,大!安星上格外,更加拼命地吮吸李的奶子,而下身的抽更加迅速,弄得李浪大作,淫汗淋。半辰後,安星自己炙的精如灌入了三姊妹的口中,接著不停蹄地上了炕,四人狂地淫起。就在的淫中,他迎了第二天的曙光。

然而,到底那娘的下落如何,至此仍是安星心中不解的疙瘩,她活著?

安星著三疲倦的李氏姊妹,望著窗外的朝霞,黯黯地起神。

安星他娘和五姐姐那天晚上在得知安星被推下河後立刻到春水河,她望著翻的河水苦苦地,大地呼喊,甚至不湍急而又冰冷的河水手著手成一人探入河中打起。忽然,慢慢探到河流中央的五姐地大叫起

「有一人!我摸到一人了!」

大家到後常,加把力把那人往岸上拽。了一番周折後于把那人拖到了岸上。

她迫不及待地打起火把看究竟。

「咦?怎是姑娘?」

只那姑娘全身也被得的,或是在河里泡了太久加上河水冰冷的故,那姑娘一直昏迷不醒,全身僵硬,只探得微弱的心跳。

「她是呢?不是他所的是的女人?」五姐喘吁吁地道。

「除了的女人她能是呢?」安星他娘好地回答。

「不再怎,她也是受害人,我不能撇下她不管哪。」大姐道。

一番快速的,最後一致定由三姐女人背回家去,其余人仍留在河打。三姐汗流背地那女人背回家中,立刻那女人身上的衣物全部除下,再浸入早已好原打算用安星暖身的放水的浴桶中,慢慢搓揉起。

那原本得成一的女人在水中舒展,,回神的三姐才始慢慢察起女人,她的目光立刻被那女人巨大的胸脯所深深地吸引,雪白柔嫩的巨型奶球由于受到水的浮力在水中地漂浮著,的大奶如多汁的大葡萄,在水的刺激下慢慢地挺立起,最神奇的是,三姐慢慢摸弄那女人的大奶子的候,那巨奶竟在水中涌出大股大股的稠白汁液,看得三姐目瞪口呆。好一天生的尤物,三姐望著那女人美人的,于明白了她弟弟不一切她痴心的原因了。

,三姐心中突然涌出一股常的,她深情地望著那在昏睡中人楚楚的娘,想象著自己的弟弟也在大浴桶中,正著娘拼命地插送著,不回著她微笑,想著想著,三姐心中萌起一股莫名的,三姐拼命地抑股,女人洗身,可是,那女人如般滑嫩的肌不刺激著三姐,加上三姐弟弟的限思念,她于迷糊了,她通著,除去了身上所有的衣服,口里吐著柔,手不停摸著自己嫩白皙的肌,神秘的三角地也逐地春水淋淋,三姐忍不住用自己那的手指慢慢伸入蜜洞中掏弄起,她的蜜穴立刻生了一大泛,春水湍湍而出,著她的大腿根向下流去。

三姐再也不能控制住自己,自己也慢慢地泡入到那大浴桶中,著那娘,用自己那的唇慢慢地到那娘仍冰的嘴唇上,伸出舌探入那娘的口里,著她的香舌翻弄起,不把自己的香涎注入那娘的口中,希望那娘能感受到她的一份情和一份安星的思念。地,三姐的唇那娘的嘴唇慢慢往下移,舔她那比滑嫩的粉抵了她那比傲人的胸部,著奶子那美的曲慢慢下滑,最後于叼住了一比人的尖峰,她的另一奶峰也一送入自己的口里,柔地吮吸起。

大股大股的奶水立刻涌入三姐的口中,三姐柔地吮吸著娘那香甜的奶水,但那娘的奶量是相人,就安星都付不了,更何滴滴的三姐,奶水那娘的肥奶中如重般地涌出,差把三姐著,大量的奶水三姐的嘴角出潺潺溢出,三姐在吮吸中不用自己的粉地嚼咬著那娘那已慢慢挺起的巨奶,那的大奶在三姐的口中著三姐的吮吸咬的奏快地跳著,不地激射出那似乎的奶汁。

三姐逐感到自己那也相的奶子也始奶了起,便索性自己的奶也塞入自己的口中,四奶在三姐的口里互相撞著,先恐後地奶水放射出,三姐咽著自淫炙的肉所分泌的香滑奶水,自己的蜜穴也在自己的不刺激下大量地涌泄出的淫液,三姐的全身不地抽搐起,松了那在狂著奶水的四奶,激烈地自慰起,口中出的音也由原的哼嗔成的激吟。

「不行了,快救我啊,我需要啊,我要啊,快呀,快我,安星,快呀,不行了,我要,我要去了!!!……」

三姐在浴桶里于升入了高潮,而此人的奶水,三姐的淫水和汗水已整池水染成白色。三姐便柔地俯在那娘的大奶子上,用那染淫的水她擦洗起。

洗好後,三姐那娘放在屋的大炕上,自己也爬了上去,著那娘,想象著弟弟那比威猛的大根,一只手放入自己的蜜穴之中,而另一只手很不老地探入那娘的三角地,同地弄起,慢慢地入。

第二天清晨,三姐睡醒,只她娘和姊妹哭哭啼啼地回了,三姐一就知道一切都完了,情不自禁地抱痛哭起。整整一天不炊,她都不言不,默默地各自坐著抽泣。直到晚上,一直守候著那娘的三姐那女人慢慢地了眼,不由地喊叫起

「娘,你快吧,女人已醒了。」

她娘和姊妹抬起,跑到炕前,只那娘吃力地用手起自己的身,吃地望著她。

「不用怕,是我救了你。」安星他娘微笑著她道「你就呆在身吧。」

「太你了。」那娘激地道「可你什要救我呢?」

「嗨……」安星他娘著,把事情的去慢慢地了出。

「是我害了安星啊。」那娘低下哭涕起。

「也不全怪你,你是我子上的人,我不怪你的,以後大家就是一家人了,,安星的在天之也就安心了……」安星他娘著著,忍不住扭去掩面痛哭起。

「其,一切都是因那!」那娘忍著水,慢慢地述起自己的身世起……

原,娘名叫燕小,今年二十有三,河北邯人氏,自幼父母亡,又依靠,只得寄在地一商人家中丫鬟,十二身始狂育起,特是她的奶子,鼓得相迅速,十六已大如木瓜,十七竟能分泌出奶水,十八那商人家的越越差,被奸猾毒的,遂立刻她回到了村子娶妾,且每日三餐都不她的奶水味,常常吸奶吃干著活,他的大老婆醋意大,梁自了,而他若其事,反而她的虐待本加,常她施以毒打,逼迫她做各姿供他淫。

然而,仍不知足,在最近偷上了村南的寡,迫她伺候著他一起淫,燕小不堪忍受,一月前偷偷跑了出,後在自淫被安星,大家一情,但苦于自己的境,她不敢多地和安星交往。可是,包不住火,不知後何抓回揭了件事的老底,把力保她的二憨毒打了一。就,羞成怒的立刻下令安星抓回,且他一入了河中。

「一切都是那使的!」安星他娘地道。

「!」

「就是他的!」安星的姐姐也填膺起。

「可是,我女人家,又能干些什呢?」安星他娘冷了下,沮地道。

「我倒有一法。」燕小眨了眨眼,道「了我的奶水,一定奶荒著呢,而那寡的奶水肯定不能足他的,不如二憨忙,我回去,伺下手。」

「是你的他肯定得出,但是我他可很了,加上我也有很多奶水。」一直沉默著的二姐忽然起「不如,我去吧,大家一起商一下策如何除掉,弟弟仇。」

大家了得相有理,便聚在一起商起。

六天後的一晚上,正待在家中的床上,著寡,叼著她的大奶吮吸著奶水,忽然到二憨在窗外恭恭地喊著他的名字。吐出奶,著窗外喊道

「嚷嚷什!我正吃著西呢!你小子竟敢打我的雅,小心我一拆了你!」

「不起!,我今晚是想以前不是,我找了大奶,大笑!」

「什?」

一又有奶,一下子蹦了起,穿上衣服向外跑去,寡忙扯住他,撅著嘴地道

「,你好花心哪,道我的奶不?」

「小翠翠,,男人物,都是德性,你慢慢就的了!」狠狠地掐了一下她的大奶子,也不回地了出去。

寡一之下,立即收拾好自己回家去了。到口,只二憨必恭必敬地站在口,而他的身後站著姑娘,其那正是安星的大姐和二姐,然而以前只三姐,而安家的其他女人他都,自然分辨不出。

眼使在大姐和二姐鼓囊囊的胸脯上瞟瞟去,用手托著下巴,上露出意的笑容。

「她都是逃荒的,後我收容了,我她有多奶水,而我又明白老的喜好,故今天晚上把她,望能笑,大人不小人,就……」

「行了行了!」不耐地向二憨了手「我已原你了,明天一早你我里,我有好你的。住,太早了!」

「,奴才就走了。」二憨笑嘻嘻地身去,向大姐和二姐使了眼色,匆匆回家去了。

迫不及待地大姐和二姐引入自己的房,命令她去沐浴一番,自己待在床上喜滋滋地等了起。大姐和二姐迅速地洗好了身子,分捧著自己的奶子赤走入的房。被她那致的身材和大朋的奶子所深深吸引住了,好害!差不多可以抵上以前那燕小了。心里呵呵的,上大姐和二姐起

「奶水我看看!」

大姐二姐立刻按照指示站成一排,手抬著奶子,向著用力起,霎,四肥奶中向外,大量的奶水落在不到尺的那彪的上,用舌舔了舔落在唇的奶汁,大加道

「好啊!好水!香味真!!!我口吸吸奶水!」

大姐二姐慢慢靠了去,哪里等得及,立即主上前去,住走得靠前的大姐一把翻在床上,咬住奶啃了起。不像安星,撕咬得十分粗,用手婪地著大姐的另一奶,出的奶水涂到自己的根上,他的大棒子也能自己奶水的滋味。大姐疼得水直流,但她默默得忍受著,伴著狂的吮吸出的呻吟。吸空了大姐的奶水,不停蹄地如法炮制了二姐。

吃足了奶水後,命令大姐仰躺在二姐身上,嫩的蜜穴排著上下正著,立刻起他那比丑陋的具,向著蜜穴狂地流抽插起,手不停地在大姐和二姐的大奶子上著捏著,弄得奶水四,三人都弄得身透,好像用奶水洗一般。

忍了一夜暴雨般的虐待,到了第二天的一早,精疲力地倒在床上死般地睡了起,而大姐和二姐忙穿上衣服,溜回家里去了。其,大姐和二姐是依行事,在奶上抹了毒,在吃奶的程中吃入肚中,毒性慢慢地作。果然,就在天,正吃著晚,突然得天昏地暗,口吐一泡血,一栽在地上一命呼了。的死在村子里可炸了,就在事的第二天很快便到了李氏姊妹的耳里,她告了安星。安星一提多有高了,立刻和三姊妹大干了一,服了她,次日一早便著她回家了。

可安星踏家,眼前的一切他呆了家里凌不堪,一片狼藉,空一人。生了什事了?安星急得大呼喊,在屋四翻,最後只得自蹲在角哭涕起。李著妹妹走到安星跟前跪了下,痛哭自道

「不起,是我耽了你,要是你能在早些回的……」

「不用了,一切都是我的,我犯下的罪,我只躲避,要我家里人代我承受,我不起她!我在醒了,我是堂堂的子,就算豁出命,我也要找回她!」安星突然打了她的,望著口,擦干了眼,直起腰,向著外面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李氏姊妹望著安星那魁梧的背影,他的感得可,而下身也此而淫水潺潺起。

安星到法打,得知原是的三弟德玄得他大哥死得溪,于天晚上著一手下城突然到村子里,他寡口中得知一些索,後跑到二憨家,二憨吊起恨抽了一,在二憨口中得知了後立刻掉了二憨,到安家安星他娘和五姐姐,有燕小全部抓著,在寡家里,正著如何她落。

「了得!」安星得知後心里一,快速向村南寡家奔去。

安星很快干掉了守在口的小,不吹灰之力地制服了寡,安星把寡在床上後,著家里人和燕小拼命地往家里跑去。其安星大意了,他何如此松的解救家里人呢?原德玄一直以安星已死,便大可放心地自人想去炸了安家的屋子,但在口便到李氏三姊妹正在著安星的事,心里一急,立刻屋捉住三姊妹忙派人回去查看,得知一切已晚後,咬牙切地被著的三姊妹道

「安星他回的,你就等著吧!」

安星回到家口,看到一群陌生人全副武地站在口,一切全都明白了。他吩咐家里人躲在附近的草中,手里握著在寡家搜到的手,匹地向前挺。

「不要,啊!他人,武器精良,你一人斗不他的!」安星他娘拼命扯著安星道。

「她救我的命,如果我是人,就一定要救她出。娘,您放心吧,我一定安全地回的!」安星握了一下手中的,咬了咬牙,走了出去。

就在,李氏三姊妹北扒光後五花大地抬了出,德玄似乎了安星,立刻揪住李杏,用眼指著李杏的穴,大喝道

「安星!小!如果不想妞有事的快我出!」

安星立刻石堆中探出,望著德玄那的子,定地道

「快把那三姑娘放了,有一切好!」

「你小子什色,祥和大我件,痴心妄想了,我已在屋子里安放了炸,只要等我然引信,你都得死,哇哈哈哈哈哈……」德玄放大笑起。

也快,乘德玄大笑的候,安星立刻起,一不偏不倚中德玄的右胸,德玄跌跌撞撞的晃了下,重重地趴在了地上。安星立刻去,德玄的手,一只手一只向他的手下去,他的手下倒地,有一些畏于安星的神勇,而逃。安星似乎而易地利了,其他有一次大意了,他只打中了德玄的右胸,而人的心是在左胸,所以他把李氏三姊妹解救出後,回去收拾那片「」,忽然德玄早已爬到了旁,手里握著一支他死去的手下那里得的,著他笑呵呵的

「我快要死了,我也不你安的,我里只有一子,我要你家可!鬼去吧!」

等安星反映,德玄已扣了扳,射向那早已安放在屋大梁上的炸,一爆,硝,沙走石。

安星他娘和五姐姐,有燕小和李氏三姐妹迅速跑到早已成一片瓦的大屋墟旁大呼喊著安星的名字,而村里的人都到了爆炸,跑出看究竟。

「安!」

「安!」

急切的呼在墟旁回著,人入墟挖掘起,一分一秒地去了,仍安星的影子,人始望的候,一片瓦突然了一下,村民立刻涌了去,只安星安然恙地瓦堆中站了起,他拍了拍身上的土,向大家了手喊道

「我活著!」

村民雀了!安星立刻被村,接替了的位子。

安星于有回到了人的身,可是家了。

「不要!的家很大,我就住那吧!」二姐提道。

「好主意!」安星他娘立刻成。

在大家一致同意後,安星一家人便了家大院。

「了!把寡也抓,要好好她!」安星的大,便忿忿地道。

很快,寡被赤反著手,被三姐和四姐押大里了。鼓的奶子由于被子勒著,得更加突出,奶不冒出一些白色的奶滴,而著下的子也深深地陷到了里去了,加上寡那上等的姿色和佼好的身材,使得一切得更加性感。安星咽了咽口水,走去一把捏住寡的大奶子用力一,出了一大泡的奶水,寡一哆嗦,苦苦哀求道

「大人有大量,你放了我女人家吧。」

「不行,不然二憨也死得太冤了!」安星截地道。

「不是的,大人,那天的弟弟我想接的手下,我哪些手下最近很不意,他就考不收他,我想,二憨是好人哪,不能再跟他混在一起了,便了二憨,其它的我真的不清楚,就求你大人有大量,放了小女子吧!」寡苦苦地哀求道。

「哼!一派胡言!」安星一把捏住另一奶子用力一,又出一大泡的奶水,弄得地上漉漉白花花的一大片。娘奶子真滑,怪被她吊上。安星暗暗地想道。

「啊!」寡痛苦地呻吟道。

安星又接著手指伸入她那漉漉的蜜穴之中,捏著她的核使掐了起。

「啊!大人命啊!小女子句句是真啦!求你放了我吧,我死心塌地地跟著你的,你做任何事,真的,……」寡忍受不了般折磨,地哭了起。

看到里,安星的心立刻了下。是呀,一道人家,能有什心眼呢。她都求我了,或真的不管她的事。安星用手托起寡那水汪汪的蛋品了一下,得水的可,立刻淫念起,不等松便捧入屋行起。

周折,安家又恢了往日的。三日後,四姐安有娣和李氏大姐李的奶子里都奇般地涌出了奶水,了念一化,同也是了念安家的新生,安星定天晚上就在大行一盛大的家族宴。

到了晚上,安家彩,安家的有奶的女人都身著特制的敞胸旗袍,捧著自己的奶子坐到一特制的大台周的凳子上,向正赤裸裸地躺在大台中央的安星射著奶水,安星先美美洗了一人奶澡。

接著就是正餐了,全家人不分有奶奶都爬上了大台,相互吮起奶水吃起淫水。只安星他娘正吃著寡的奶水,而五姐和李杏一人叼著安星他娘的一只大奶子正在吸食著,大姐和三姐互相交奶吮吸著方的奶汁,手也不著,相互挖弄著方的小穴,而二姐趴在李萍的褪之,揉著自己的大奶子正自己那的肥奶入李萍的道里面地著,大量的奶水涌入李萍的道部,著李萍的一嗔,大量的蜜汁混著二姐的奶水涌而出,二姐忙用口接食,可那汁水在太旺了,二姐大口大口地喝著,出咕嘟咕嘟的吞咽,而寡和李萍也著,燕小正用她那比大的奶子喂食著她。燕小也想吃西,她便微微身子向前,著五姐和李杏那撅起的屁股,用手弄著她的蜜穴,用舌流挑逗著她的核,吸食著她蜜穴中泛出的淫水。

今晚的幸然要四姐安有娣和李氏大姐李位新了,她的奶水由安星自享用。安星先是捧住李的大奶子察,奶子是挺拔,如一巨大的水蜜桃,毫有下的感,奶子白里透,就像乳脂一嫩可,仿佛一捏就破一,奶子上可以看到微微的青色血管,一,一股乎乎香的奶便可嫩的肥奶中涌而出,得安星都是,安星地立刻含住只奶一吮吸起,那些玉液一滴不剩得吸入自己的腹中。

接著是四姐的奶子,只四姐的奶子尖尖的,同嫩的大奶微微地向上起,安星先用舌地挑逗著桃,它慢慢充血挺起,晶剔透,出醉人的光,安星忍不住一口叼上去,大量的奶水通四姐的奶和安星的食道灌入安星的腹中,安星地吃了一。最後,她的食物就是安星命根那里涌出的精。

在大台上「食」了一辰後,安星地向大家宣布他前天在屋秘密制作了一大炕,能全家十二口人睡在一起,,大家就能天天晚上狂了。

安家立刻又沸起,安家的女人抬著安星涌屋里,爬上那早已好的大炕,狂地狂起。春水泛,奶水如雨,淫露遍地,真是好一「春雨露」的安家。

【完】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