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腐小说>情感小说>刺激性交換> 刺激性交換

刺激性交換

不久之前,曾一朋友述一件「天地」的史,他平日坐一架的士的司,他去玩「住家少」,在是和味到,非常之有趣和刺激。但是到最後才至知道住家少原正是的士大哥的老婆。而且的士大哥每次都藏身在衣面偷,因才能令他自己有快感,甚至必才可以打得出!所以有的男人到自己的老婆和人做,非但不吃醋,反而特。

事起好荒唐。但是有一件荒唐的事,也曾生在我和我朋友身上。

多年之前,我公司有部份生意移去西,而以前我一班在大的荒牛,在就要再新地。不用,事又要我班曾立下汗功的老臣子去搞啦!

唉,一提起南洋侯,就知道是到爆炸的啦!新加坡好,!吉隆坡,正位於西中部,真是就要到人了!前年我都去,又不用自己就花,全部公包起,所以一去到就埠,想「拉」,怎知找遍整吉隆坡都有拉妹。原西政府定,拉籍的女孩子不光明正大出做妓女,所以就成全部都是遇上一些人女子。

南洋的女孩子倒是好好玩!不知是不是水土的,那些女孩子的身材多要比香港的女孩子身材好,她的乳房、腰、臀部、甚至大腿和小,都大致上好看一。到,收又在非常低廉!

那的女孩子包你、泵骨、吹以及出任何姿你抽插,事後你洗炮仔穿衣服,香港那有好的服侍呢?

言正,日我了老婆芬一上,因次一去就要半年,芬如果留她一人在香港,恐怕死了。而且可以免得我忍不住出去。

其次公司除了派我去之外,有派阿以及阿王一起去,他也都有老婆同行。以前我都有一去花柳、流快活。所以次我相信三友仍然可以找老婆的,偷偷地出去泡女人。

次外勤,公司把行程安排妥,搞到我一行六人要新加坡去吉隆坡,在等了多,好在住的地方不,三房大,共千尺有多,而且每房都有立浴室所,非常方便。

我三夫就各自住了一房,各自收拾自己所住的房。

一住就住了拜,是搞公司的事就搞到我三人精疲力!然啦!那些拉人蠢,教他十足像教一群水牛!好彩算教了。阿王和阿不知怎搞的,一早已教完最後一,三零就已不人影,走叫我落足心教那些拉青年。果,我七才至返到家。

一房,芬是我回,即刻小在我耳道「喂!不要出,我到阿王仔同和秀在做那回事哩!」

「哈!有什好神秘的?公婆上床做大嘛!天公地道!我和你都啦!咦!你才什,阿王和秀?我有有?抑或你呀?秀是阿的老婆哦!」

「就是嘛!就是因我才叫你一,等你一下,判我有有?」芬是把音到最小我。

「啊……呀!好鬼呀!阿王你真行!」

咦!真的是秀的音!!阿王怎,老友的老婆都敢做,我一定不能放他!好,等我去阿的房,一於捉在床。

我都事拍,一下子就推阿的房,因事重,敲可能阿王到而有所。房一,面原有另一「」!

只阿架起映雪的一,而他自己就站在床一下一下地向前推,一招床咬蔗。啊!映雪?她不是阿王的老婆?生什事呀?道他行妻?

阿知道我,但他有理,任我和我太太芬站在口看真人表演。我到阿扭腰臀,好有心的把粗硬的大具往映雪的道抽送著,可能偶然一下插中映雪的「要害」,所以映雪不住他的脖子坐直起身,我由的直至在竟起!事映雪是一高大型的女人,她一的乳房就算是在她在躺在那,都是高高的挺起著,一她坐起那大而挺的模,真令我血液翻,好想上去玩一份!但的古有「朋友妻,不可欺」。我怎可以她身上那阿呢?

候,阿突然跳起,他的具一映雪的身後,就立刻跑替我除身上的衣服,我到不知所措的候,映雪更是跳下床走,我衣解,拉下外面的子。我的底都未去,映雪已用嘴含住我的,吸呀啜呀吮不停。

才到她的生春,我的小炮就已起了,在被她吮得吮,就更硬了,我回看看口,我太太芬有生的子,她到我回望她,含羞地一笑就掉跑出去了。

我的具被映雪的小嘴咬住,使我生了莫名的,再加上我太太又不在了,我好像已不什朋友道了!因我的已放在映雪的嘴,但是我仍然不好意思有一步的。

,阿向阿王打了一手,就向口走出去。阿王和秀也了。屋只留下映雪和我。

映雪仍然含住我的不放,但我已忍不住了,我把映雪推倒在床上,捉住她的踝,把一白嫩的大腿高高起,即把粗硬的大具塞她的道,不停地在她那肉洞面抽插,而映雪就表得非常合作,不止一吸一放,而且一一挺的迎合著我的攻。

「啊!哎呀!」米雪著眼呻叫著,享受我的一抽一送,我使地插呀、挑呀、呀,而且手也有,不停地搓捏著映雪一大波。

我的小炮於在十分後了一,拔出後,映雪那毛茸茸的道口一一地,出了少精液。但我的肉棒有光彩,仍有火,一也有下去的象,映雪到的情形,有有叫我再插去,只是拉著我的手向客出去。

一出到大,!我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精,赤身裸的肉在沙和地毯上面正忙得不可交,最的是阿正埋在我老婆芬雪白的大腿努力地舐他的!而我老婆就合著眼任他又舐又啜,她然不出,但她面部表情,一早表示她正在享受著高潮和刺激。

阿王一我出,就立刻走,推著我向秀那,自己按倒她的太太映雪,一下子就正方位始推。

秀著我媚笑,而且已伸出她的手握住我的肉,我侯都不知生什事了,把秀推倒在沙上,操起粗硬的大具,把抵住她的道空就往。

「啊!哎呀!嘻嘻!」什的嘈都同一在大出了。

我一托住了秀的一狂抽猛插,一面注意著阿怎泡我老婆,只阿已捉住芬玲的小,用他那大肉棒猛插我老婆的道,插得我老婆叫救命,然啦!他那肉棒起要比我我一寸。我老婆一定是又又挨痛,然叫得得利害啦!而我肉棒下面的秀,不知是不是因新的故,一呻叫得鬼那利害,可能我也真是好硬吧!把一小玲的秀得手握,身一接一的抽搐著。

玩了一,六人又不而同地交位置,到我同芬老拍交手,啊!大家竟然好像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我太太竟被我得花容失色,赤裸的不停地打著冷。接著,阿又在我抱走了我的太太芬,而把他的老婆映雪交我。

在三女人之中,要映雪的格最健美。但她的容貌到底不如我老婆芬那美,所以我最喜的床上手是秀,她的笑容甜美,道窄。和她交媾最有英雄感。而她就好像我具的粗硬的抱有些少忌。

不,交了一循,秀又落入了我的抱。次我老婆上阿,而阿王付阿的太太映雪。且定次玩到射精止。

秀不敢再像上次那主了。我到我太太伏在地上,起雪白的大屁股,阿玩「隔山取火」的花式。於是也把秀翻倒在沙上玩後插花。

才抽插了十下,秀已叫痛不。我於心不忍,於是徵求她的意。秀立即改口交,用她的桃小嘴吸吮我的。然而因才我已在映雪的肉出一次,在如何也那快射精了。秀吮吸了良久,我仍然在她嘴射精。

她然怕怕,也不敢不我的具入她的肉了,於是,她仍然用「子推」的花式,一我玩她的玲小,一抽插道,弄了好一功夫,才好不容易的在她的道射精了。

我放秀,回一看。只阿王在映雪的嘴射精,而我太太的道,也洋溢著阿射去的精液。

段荒唐的日子一直保持六月有多,直到大家都回香港後,才告疾而,在那些日子,大家不必事先定就可以互相找方的老婆玩,有在客遮大,有分房各有各玩,有男人服侍一女人,有一男人付一女人,之既荒唐又刺激啦!

份密的性交使人得非常疲累,然在我和芬都有後悔,但又的得到了正常人得不到的好,在是一矛盾的心理。

在,我和秀以及映雪偶然也有面的,但大家都已女成群,以前的一切,只留下海中的回。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