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腐小说>情感小说>情不自禁的母子干漂亮媽媽的小浪穴> 情不自禁的母子干漂亮媽媽的小浪穴

情不自禁的母子干漂亮媽媽的小浪穴

,今年已十六了,得不英俊,但很酷、很有性格。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巨大的鼻子,鼻子大的人通常巴也大,是有一定道理的,他是有一巨大的巴,然他未完全成熟,但是他的巴比大多的成年人大得多,足有二十多厘米。正因他特早熟,十一、二就始手淫,不他到在止有干女人,他女人充了好奇和望。

的父母是店的,他的苦心,使原本一不起眼的小百,成有五、六分店的店。他的父和他相貌很像,今年已有五十多了,由於年青度的欲度,以至於在不能足在正是狼虎之年的妻子。

的母柳菲菲年就常,就是因被巨大的巴和高超的床技征服,才嫁比自己大十的。在只有三十六,她看起像是二十六、七的少,有著一成熟的美,比一般少女更燎人,面如秋月,,眉不而翠,唇不而朱,媚眼盈盈,十指,後,素映雪,一皓眼,皎,藕臂,不露骨,著一婀娜媚的意味。在的眼,得她充性感和魅力。

有一天,一大早就出,是要去,因他的生意以有一定的模,所以柳菲菲在不一定每天都要去公司。菲菲睡到快十一才起床,她站在的梳台的子前,看著自己的裸,在她身的身上有一肉,即使扣掉偏心的眼光,仍然可以是有美妙的身材,不像有一十六的子的母。

大的乳房,形佼好,乳有成熟的色,向上挺出,表示在正是可吃的候。有的柳腰,向下大的肥臀,然生後大了一些,但仍未及身材,反而比去更性感,即使自己看了也陶醉。有在下腹部,有示成熟女人深厚官能的容。

就查自己的裸的柳菲菲,突然生淫猥的氛,身的深出甜美火的搔感,鼠蹊部到大腿根。她想也怪,成熟的肉,已被置二、三月了,在情形下,感到迫切的性需要。她不由得想起了她的老公,以前老公是多英勇善,每回都把自己得高潮迭起,可恨在……她越想越得身,口中不由地出呻吟。

好父母的室,今天又病不去上,也是在才起床吃。忽然到呻吟,心想:「怎了,不病了吧?」

想著他的打室的,一看之下可大大的出的意料之外,原呻吟是……一下子反,一呆在口。

只衣裳半卸,玉乳微露,手一上一下探入半的衣,迅急的作著,下可明白了,原在「自摸」啦!心中微一琢磨,心想是不要身撞破的好,然心中在是非常想身一解渴,但是他不敢,且他也想看看,一女人是如何足自己的望。

忘情的慰著下,揉捏著挺起的乳,也目不瞬的瞧著。

忽然陡一身,身上那半的衣裳忽的滑下,那近完美的,惹得的小弟高高起,完全忘眼前的著人是了,此他眼中的只是一在「自摸」的大美女,什理道德念全到九霄外了。

由於衣服已滑下,可以很清楚的察每一作,右手指的揉搓著微微外翻的唇,歇地手指插入小穴中,不大部分的候都是圈的摩著核,每一次指尖滑核,都可以明的看到下腹的收;左手也著,如同豺狼攫取物似的,不的咬著峰,乳尖高高立,像是在指引指尖的塔,引著指尖探愉的源。

指尖的作有如在奏器一般,盈雅,有著特殊的奏,任何一微小的化,都有著意想不到的效果,而然是中高手,於自己的身相的熟悉,因此每一音符都能勾出最深的快意,高潮迭起,佳作,而身正是最好的,每有佳音流身便忠反,生共。

作愈愈快、愈愈大,的秘穴已吐露出渴望的汁液,沾在指上,唇上亮著,口中出的不再是呻吟,而是急促的喘息;胸口、已出潮,乳也得微微亮,就像是《十面埋伏》的曲,已到最要的一,十指如珠雨般落全身,聚到快的巢穴,珠雨激起的漪,,慢慢的成了波浪,一次又一次的拍打著岸石,激射出超越浪峰的水花。

於,在一雷後,忘情的喊,四肢有如弦的弓箭般著,著一一的抖。看得目瞪口呆,他未看,一人所能承受的快感竟然能如此的快淋漓,比。

莫了三、四分的,才慢慢的回神,泄了一身的淫水擦乾,穿回衣物。忙的上回到房,才踢踢踏踏的走回,走到房口,恰巧整理好走了出,傻的打招呼,走到去,其潮和一疑都一一入的眼中。

到微微一怔,心想不知是否被瞧才的好事,不色如常,心中有疑,不既然不提,她然也不可能。

柳菲菲也走,倒了一杯牛奶,坐到的面,仔的打量著正狼吞虎咽的吃三明治的子,心中在想子到底有有看到自己的丑。她看到子巨大的鼻子,心中一,不自的想到子的巴:「小鬼的巴恐怕也很大吧?」

一想到巴,她的全身又起,使上原本未消退的潮得更明了。

抬起,看一的春意,忍不住又想起才的一幕。

「,你的怎,是不是病了?」故意道。

到子,柳菲菲的更了,她狠狠的白了子一眼,口而出:「不是因你……」

一出口,柳菲菲自己也了一跳。

「我?」茫然的看著道。

「你吃你的,唆唆的。」完就回房去了。

以生了,了一跳,忙低下吃。

吃完就到大去看,不久他就睡著了。可是他睡著了是想著子,他到了全身赤裸裸的,到他在摸那肥大的奶子,甚至到他在用力的搓揉的。他一直在著,把他那根巨大的巴得更加挺、更加粗大,整根巴都跳出了他的短,在短外高高的著。

柳菲菲吃看到子上那巨大的鼻子,以她以前男人插穴的,知道子那根巴一定非比常。她回到房後心中久久不能平,她再走出房,一到大就到了子那根大巴,果然不出所料!她欣喜若狂,想不到子小小年就有一根又粗又大的巴,尤其是那大,像蛋那大,真不知被那大撞到穴心是什滋味?

也正得起,那根大巴似棒一立著,且一抖一抖的,柳菲菲的心房也跟著一跳一跳的。

柳菲菲的心跳了周身的神一起,柳菲菲未看大的巴,真想伸出玉手去摸那根可的大巴,的小穴起,挺的乳峰得人受不了,她忍不住解上衣的扣子,的玉手伸入,隔著胸罩摸自己肥大的奶子。

粒的奶被捏得又大又,可是火有消除,下的小穴更是得害,於是她的手不知不中探三角,手指按在肉片交的蒂上粗狂的揉,淫水越流越多。

看著子的大巴手淫,使她得狂,心中呼喊著:「好子,你的巴好可,害得小穴受,快干小穴吧……」

她伸出玉手准去摸子那可的大巴,又了回。

曾在月大的柳菲菲,此刻突然想到子未人事,如此然去摸他的大巴,他醒一定被突然的的。熟:「心急吃不了豆腐」,柳菲菲不愧是女中色鬼,然她的小穴已是水汪汪了,真想那大巴插插,可她了到最高的享受,忍著心中熊熊的火,心想:「等到子睡精力充沛,然後再去惑他,子主插自己的小穴,那干起穴才味。」

她力的回到房,想著怎勾引子干自己小穴。柳菲菲想出法,已是中午一了,也醒了。一醒,看自己的子一跳,坐起,整理好子看。

正看得起,忽然到在房中叫他:「小,你一下。」

「喔,拉。」了一,就朝房走去。

走房中房中人,正,又到叫:「小,你把衣服拿一下,在洗澡,忘了把衣服拿了。」

「在哪?」

「可能在床上。」

「嗯,看到了。」走到床拿起放在上面的一衣服,向浴室走去。他下有物,仔一看,原是胸罩……他屈身拾取,忽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向鼻子涌!他用手慢弄著蕾花,胸罩用手托住,捂著鼻子,享受著奇妙感受,「呼……」他深深的吐一口,但又怕香逸失,忙「它」在胸口,心中充著的暇思……此他忽然感到腿之的巴又不安於室,忽然想起在浴室的,他偷偷摸摸的走到浴室口,浴室的是掩著,他的把推一往看,只正背著他舒服地抹著沐浴乳,她全身已被泡沫遮住,但的露出那光滑致的肌。

的眼神早已被手勾去了,看著那一手在人的香肌上游、起伏,他魂也被勾走了,忘自己是送衣服的。正值蓬的水,扭著那好似水蛇的腰肢,只那泡沫像衣服般身上褪去,子到小的肩、光滑人的背部、那一粉白的膀子……那泡沫正下滑到她那小腰,但久久不肯去,真教人心急呀!

於,好不容易露出那雌性物最人的臀,使人想去咬一口!她起先背向外、胸膛朝里,掉身,把大奶、一口,正著口,那媚眼似有意意的朝口瞄了一眼。

忽然,她一踏在浴缸,由於,使那、毛露,忽然又用手去捧住,自己看了一,便用手指捻起,又微微的了口,好似奇耐,那模真是到了、淫到。

情景震撼了他,他的巴快破出了,他告自己不能自己的有淫的念,但他法,他小心翼翼的把稍微再打一,以便看得更清楚,他的手慢慢的伸到里,摸著那硬梆梆的大巴。

柳菲菲早就子在口偷,她原本就是故意造子欣自己的玉,心想血方的子,了光景,自然火上升、不可遏止,最好是不一切破而入自己。

外的努力地恢理性,忙下衣服跑,他深信再下去便法控制自己!

出後不敢再在大,怕洗完澡出看到自己高高起的,他回到自己的房,心中是那的肉,神一又一不上的感。他,十六未享受男女水交融之,他正想:做的感是什呢?然有在影、中接得性知,可是自己最想有!真是的,近在咫尺就有一活生生、香的「品」,他在手上留那清香,可她是自己的。

正在胡思想的侯,房被打了,一看,是了。仔的一看,只穿著一件薄薄的衣裙,裹著她腴的身,胸前扣子有扣,高高的乳峰而易,很惹人注目,真看可以看出戴乳罩,她隆起的部位上的奶像受到挑逗一,在柔的裙衣上。走起路,她的大腿和屁股都慢似流水般地,有一肉感的惑,高高的乳房在翼般的裙衣下,以性感的奏急地起伏著。

柳菲菲走到的桌前:「小,上午心情不好,你生吧?」

「……有,我怎生呢?」忙答道。

「真是好孩子。」柳菲菲用手摸著的。接著她又甜甜地笑著指著桌上的照片,「小,是你女朋友的相片?得好可喔!」

摸摸,嘿嘿地傻笑著。

柳菲菲他:「展到什地步啦?」

柳菲菲有穿,大腿和的手肘微微地接著,手肘放在的肩上,手指搓揉起的耳垂。

坐在椅子上局促不安,美人的身好香喔!她的裙子那薄,大腿好光滑喔,好像很有性,看一副,和耳垂受到的刺激,搞得的巴又硬了起。

「被,就糗大啦!」心想。

柳菲菲嘴近的耳朵,的候,呼呼的不哈到的耳朵里。

「有有摸她的胸部呀?」

一,想要回答,嘴唇竟碰上柳菲菲的乳房。

「哇呀!好暖,好有性呀!」心烈地跳起。

柳菲菲笑著,伸出手搓搓的脖子和,嗔地:「好啊!竟敢吃豆腐!」

耳赤,慌地想要解:「,我……」

心一急,更是巴巴。

柳菲菲不放他,追:「她的乳房摸起舒服?」

著,。

「吃她的乳?」的乳房就靠在他的旁,直著桌上的本,不敢去看柳菲菲的胸部。

柳菲菲用柔嫩滑的手掌捧著的,他的下巴抬起,逼看著自己的眼睛:「她的乳好吃?」

既不敢接位年貌美的,又不敢接柳菲菲的目光,只好落到她的胸部。

柳菲菲看到手足措的子,格格地笑起,胸部地一起一伏,存心要把惑死。站著的柳菲菲,坐著的的在里,用性十足的胸部暖他的,手指玩弄著的耳垂,他:「舔她的耳垂?」

手心汗,鼻子出音:「嗯……」

「做?」

,得更了!

柳菲菲把臀部依偎在身上,:「多久手淫一次?嗯?」

早已招架不住了,求的:「……」

柳菲菲:「你可以把手著大腿,系的,我不生。」

乖乖地住柳菲菲的大腿,主地把著柳菲菲的乳房,享受著美的暖和芳香。

柳菲菲假生:「你有回答呢!」

放了心情,不那了,因爽嘛,手本能地越越,嘴嚅嚅地:「每天都要打手才受得了,有候一天、三次……」

柳菲菲他得舒服了:「,害啊!等一下打一次看看好?」

柳菲菲:「,你不手淫?」

柳菲菲笑道:「死小子,怎和!」

「不嘛?」

「啦……」

:「真的?那你也要做一次我看才公平!」

「你喔!你喔!小弟弟都硬起了!喂!你打手的候都是幻想和在一起呢?」

「、影明星啊,校的同啊,有校漂亮的女老啊!」

柳菲菲:「有有幻想和呢?」

抬看了柳菲菲一眼,:「我老,不要生喔!你得那美,然有!而且是常常呢!」

「看,你都幻想些什情?」

不回答,了:「,你知不知著分辨女啊?」

柳菲菲格格地笑了起,笑得花枝,乳房上下跳,臀部也左右,「啊!教你怎查女孩子是不是女。你用手伸我的裙子里,摸摸大腿看看!」

又又疑:「,可以?」

柳菲菲媚笑著鼓他:「怕,摸摸看有什感。」

坐在椅子上,腿,把柳菲菲的下半身他的腿之,左手後面伸裙子里去摸臀部,右手前面伸去,在柳菲菲的大腿回摩挲。

柳菲菲手揉著的、耳朵,他:「感怎?」

:「great!」

柳菲菲:「和你那位可的女朋友相比,怎啊?」

「啊!你的腿比她有性多了,她大概是缺乏吧,的!」著摸著,手指接到私了。

柳菲菲抖了一下,腿,扭扭的耳朵,嗔地:「喂,孩子,那不可以摸!」

了一跳,乖乖地停住了,不敢越雷池一步。柳菲菲怕著了他,快安他:「看乳的色,就八九不十了!」

抬看了柳菲菲一眼,眼充疑惑:「什?」

柳菲菲笑得好甜:「傻瓜!你不是要知道教你分辨是不是女?」

光沉浸在享受柳菲菲的大腿和臀部的肉中,早忘什摸她了,被她一提醒,立刻去解扣。柳菲菲存心惑,但展和化,她故意扎。

「哼!你是干什嘛?」柳菲菲比的。

「看看奶。」回答著她,一面仍然行著,「我想一定有一很美的肉球。」

「又不是女,看了你有什好呢?」柳菲菲了他媚眼。

「,我看看嘛,我的好。」央求著。

「好啦,好啦。不你看看,可不能啊?」柳菲菲故意著羞答答的。

「好,我一定不,只是看一看。」。

「那你自己要算。」完,柳菲菲上眼睛任子布。

迫不及待的解了柳菲菲的扣,露出了一高高起的乳房,上面著透明的小肉球。忍不住地握一握,得好好有性,又稍微用了力,柳菲菲一抖,她的乳房像魔一般大起,白白的、的,乳尖挺,已始由於性的高而硬,向前挺著,像在呼著男人去、捏,去揉搓。

他然不退,了上去,每手握住一乳房,、扭,像是要把它揪下。他的舌在她的乳峰舔著,又始吮乳,先是左乳,他的嘴含著她的乳房,舌在乳周著。

「,你的奶真好!」握住乳房。

「死小鬼,你怎?你哪是在看奶,直是在吃奶奶嘛!」柳菲菲著,的。

在乳房上使的回不的揉搓著,不一在他的挑逗下,那奶子得像包浸水一又大又肥,尤其是那小乳,他一捏,像粒葡萄似的。於是他身子往下微左手分衣服,一就埋在高挺的乳房上口含住乳狂的吸又咬;另一手往下滑到大腿,掀起她的裙子,往她最密的私探去,在芳草而的磨擦著。

柳菲菲再也忍不住了,身上不住的抖起,嘴的低:「你好,快快放手,你怎能摸那里。」

臀腰肢不扭。

:「,再我看一看你的小穴好不好?」/p>

「不行啦,你想,等一下你又像,我怎?哦……你快把你的手拿出。」柳菲菲的被他揉摸得又酥又麻,不住扭著!

的手仍地在小穴上摸著:「我回一定不,就我看一看小穴嘛!」

著用嘴含住了她的一乳房,一口就那粒透亮的葡萄以及葡萄下面的香菇和半座玉峰含了口,用力的吸住,由峰腰往上慢慢的猛蹭著往外退。

一下只吸得柳菲菲一抖身酥,一魂出,出了的一「喔……」,下面的小穴跟著把持不住,一泄如注的流了出。

含著乳房的嘴退吐到峰,用牙扣住了那粒透亮的葡萄,就始咬了起。每咬一下,柳菲菲就抖一,股扭,玉一合,桃源洞里就冒出一股子白。肩膀前後,口中不住出「喔……喔……」的呻吟。

下身扭得利害,以中指插小穴里去探了下子,已是汪洋一片了,故意:「,你怎尿尿了?」

「嗯……喔……嗯……哎……死小子,你敢欺。」柳菲菲呻吟。

「尿了我一手都是,我欺你。」用手再著水源前探入潭底,跳著的子口在一伸一的蹦跳,碰到他的中指就如的小嘴一般,一口咬住不放,他的中指在潭底跟它起,如上演《周海底蛟》一,互不相地斗不休。

柳菲菲忍不住大叫起:「啊……啊……快……快把你的手拿出,你越越不像了。」

「你的小穴把我的手咬住了,我拿不出。」手可著,他的拇食二指在外面,也取了行,捏住了那最敏感的核。那核已充血,硬的挺立著,他指一捏,她身的浪肉都不住的在跳,捏得越快,得越害。

洞底是演的《周蛟》,洞外演的《二珠》,他的嘴仍吸著乳房。一是久的柳菲菲,就是再的女人也保死去活叫娘叫爹了。

「呀……哦……死小,你怎能弄小穴,啊……好啊。」

柳菲菲忍不住浪叫起,大腿把的手的的,不一回又泄出了精。

撤回手,把漉漉的手著那得亮的蛋,故意著:「你看,你尿了我一手怎?大的人了,地大小便。」

柳菲菲比的白了他一眼:「死小子,那不是尿啦!」

「那是什?」把手放到鼻子嗅一嗅,「哇!好……好!肯定是尿。」

「你……你……我不和你了,你好!」完柳菲菲了子的手,手掩面身作要走。

,哈哈大笑,跨上一步,猛的把抱了起,往她房走去,走吻著她美的小唇。柳菲菲在子的胸前,任由他布,口中哼道:「小子,你想干什……放我……求求您……放……我……喔……」

把她抱房中,放在床上,她是又害怕、又想要,刺激和著她全身的胞,她心中多想子的大巴插入她那久未接受甘露滋、要乾涸的小肥穴面去滋它,可是她又害怕母子通是俗的行,若被人如何是好?但是小穴在酸忍,需要有大巴插插她一,使她泄掉心中如火的火才行。管他不,不然自己真被火死,那才冤枉生在世界上呢!反正是你做丈夫的不能足我在先,也怨不得我做妻子的不在後。

她想通後,就任由把她衣物精光,痛快要呀!

像渴的孩子,一抓住大奶子,在奶子上摸揉、左右的著,跪到床上,手扳著香肩翻,低低的她:「好,小看看你的玉小穴。」

「不要嘛,怕!」

「怕什?道怕我吃了你?」

「就是怕你吃了我……」星眼一白,的道。

「嘻嘻嘻,你放心啦!我只是看一看,不吃的。」送她一吻。

看著一直生生的奶子,依著呼吸,抖抖的如雨海洋里的波浪,喜,伏身低,用口含著那一粒小的肉球,不住的以舌尖舐她!

柳菲菲被吸舐的混身,叫道:「小呀!我的好子,不要再舐了,得害。」

「把小穴我看,我就不舔。」

柳菲菲那富有性的乳房上有如葡萄的乳被舔得硬如花生似的,她只好:「你……你……哦……好……好,你看,你西看看,可不能!」

答了,欣喜若狂,他的手著那修的大腿摸上去。

此他下部那根勃起的棒似乎憋得欲破子跳出似的,他迫不及待的解裙子,裹著她的屁股和布芳草的地方,高高的,中有一道小溪。三角已透了,的在上,那早已充血膨如般大小的清晰可,在毛下若若的中正不地流出淫水。

哪能再按火,急急的褪下她已被透的三角,接著他就把手放在毛上揉著。在子不的揉弄之下,她的,片唇不的抖著,同住腿,不住的蠕。

故意把腿分,用食指伸肉穴由下往上挑,手指到小唇,她如同受到一不停的抖,把了去,嘴叫著:「嗯……啊……小……你不能,快把拿出,啊……不能用手……啊……」

她里的淫水禁不住的流出,把的手又淋了。

她的淫快速上升,腰扭,心跳加速,小穴奇比,不的流出淫水。:「,你的淫水真多呀!」

「好子,,我是你呀!快把手拿。」

把伸到大腿,清楚地看三角形草原在亮著,片的肉密密地合著,他:「真像熟透的水蜜桃,引人流口水。」

「你又想吃蜜桃是不是?」柳菲菲故意挺起整蛤道。

「肯我吃?」

「不行!你小色鬼,才你不吃。」

「我只舔一舔,不行?」不由分就那暖的大腿中,鼻尖住蛤,伸舌在三角形草原下舔著。他的舌在她的肛附近不停地舔舐,她肛附近舔干,又把舌伸她的肛,不停地舔著;接著是尿道,最後才是道,他挺起舌,像一插她的道左右,舌尖感她的道壁在抽搐,留在外面的和她的核起。

她的核不地大,性也高起,高升的火使她禁不住出淫的呻吟,每吸吮一下,她就呻吟一。不停地用力含住蒂吸吮,柳菲菲就地尖地叫呼:「哦……嗯…………怎……哎唷……你怎一都不,……哎唷!」

她全身得的,手用力抓住子的,子的嘴地按在她的蟾蜍上,然後抖了一,於又冒出了一大泡污水。到了股臊腥的味,就像嗅到腥一,口全舔得滴不剩,然後:「好甜!」

手指在自己的粉面上,:「死啦!」

「什?淫水香最甜!」

「淫水真的很香甜?」

「我再!」趴在大腿之,手掰唇,舌尖准唇的那粒核舐咂不住,嘴哼哼的,如老牛喘!

哪得如此的逗弄,淫心大,屁股不的在左右揉搓,只雪白的大腿住的,咂有,口的浪叫:「小……好子,舔了……那洞面死了!」

柳菲菲的淫水真多,流了一嘴一鼻子!看,再也忍不住了,站起身柳菲菲道:「,看一下我的大巴!」

柳菲菲正目享受著被模揉、舐吮的快感,言眼睛一看,立刻大吃一!的巴也正得害,赤赤的,通明亮,一挺一挺的,少也有一尺,那眼蛙口之中,含著一滴透明的液。

抬身分柳菲菲的大腿,自己蹲著身子,望著她那肥沃沃的妖小穴。

「嘻嘻,真好!你看,我的巴得大怎?」挺著大巴,笑嘻嘻的。

「哎唷……小……你快把子穿上……死了!」柳菲菲盯著子的大巴,她有想到他的如此粗大,恨不得上能它塞自己的小穴里。

「,女人只要巴大,丑又何妨。好,我的巴放在你小穴上面吧!就它也kiss一下,我保不插去好不好?你要不答,我又用手弄你的小穴了。」完,又把手插入小穴里。

她腿一,本想阻的行,但已展手指上的功夫,一子按、一子、一子合、一子挖扣……「小……不要那……我的心好慌……」柳菲菲在忍受不住,她屁股一子揉搓,小穴像水一吮著他的手指,不住收、蠕。

「嘻嘻!好,我的巴你小穴吧!」火攻心啦……柳菲菲羞的抽一下身,微星目,算是了他回答。

抽出手指,手指上黏糊糊、滑溜溜的,他也不擦拭,只是伸出舌在上而舐吮,嘴不住的:「,你的豆子好香,好甜……」

看看吮舐干,才一手握住自己的巴,起看看那怒的眼,回的抖了下,准柳菲菲的小穴,慢慢的逗弄起。小在穴口徘徊走,而磨搓蒂、而撩蚌唇、而蜻蜓水似的刺穴口。

柳菲菲被小挑逗得春心漾,她半半、如痴如醉的眼神及朱唇半的重喘息中,可看出她的魂耐的模。小可感到她幽洞已淫水泌泌、滑常。在她耐之,她不自主地股挺了上,小故意玉游滑,不她如。

「不……不了……你有意逗……」

小被她羞意逗得心的:「,我不插你的小穴就是不插,你怎我?」

「啊……啊……小你孩子,把搞得受,你就不了,……要什?」

「好,我守信用,都,好……那我就不守信用了……」

「你不守信用又能怎?」柳菲菲比的瞟了一眼,道。

「我就插穴。」著,就用手柳菲菲厚厚的片唇,向柳菲菲那的核!柳菲菲全身一哆嗦,喃喃的低:「小……你好……弄得我死啦………」

又挺著巴在唇外、上下、左右的一子揉合,磨擦!

「喔…………不行呀……我……」

口叫著「不行啊」,然而她手抱著那厚的熊背,再用那乳著的胸膛磨擦,粉腿向高高起,完全一副准迎接攻的架式,一媚眼半半,香舌伸入口中,互相吸吻舔吮,口中浪:「小,我受不了啦!了我吧!」

的大在唇弄了一後,已感到她淫水愈流愈多,自已的大已整了,知道可以行事了,若再不把大巴插去,恨死他的。於是臀部用力一挺!「滋」的一,大巴已了三寸多。

「,快用力抽送……小子,你真逗死人……」

看淫的模,本能的激起了小已高的火,再巴已塞在穴,不抽也不好玩,就始工作了起。

「唔……好子,你好狠心……下要干……乾死人了…………下相吻了……」小的巴在抽插,意碰到核,引起快感,使狂地叫了起。

「不狠心,今天小要好好收拾你娘。」著,小又提起直抽插入,有在外打,在不注意又重重的插,每每使抖不停。

「……你真行……停停……喘口……今天我死了……下……」

「死了活!你,上帝生了你小洞就要害死天下男人,今天我非插你穴洞不可。」

不管死活,小像只了的猛虎,狂的在穴里做著人生的播工作……「喔……停停……你狠心…………你要插破……小洞……喔喔……小……我了……」

著,打了寒,下身拚命地向上挺,圈在他屁股上的腿猛收,道深冒出了一股的精,直流在小的上,四壁的圈不收,把小那西圈住。一抽搐後,腿才力地放了下,手也弱的在床上,胸部一起一伏,著桃小嘴喘著……「,快就完了?我可。」接著又是一急抽猛入,下下到根,片唇著抽插也被扯得一厥一翻,精水都被了出。

了知道害,忙急出入,一下比一下重,於在小狂的攻下又醒了。

「好子,才你好害,差上天了……重系……下了……」屁股又地扭起,迎合著小的攻。

「好,了,在又起了?」小的抱住腰,用上暗注肉棒,猛力的抽插著。

「好子……好丈夫…………你都重……要命的西……你的本事真大……」

「喔呀……又流了……要死了……好子好子……休息一……吧……」

「好子……真的又出了……死了……」

小哪理自己已喘如牛,他只知道要力的猛抽狠插,直插到叫、死去……「好子……你……」屁股的迎已慢了,口中也不出清楚了,只是著嘴唇喘著。

再十多分的猛刺,屁股不再扭了,全身弱的躺在床上,口中唔唔出「喔……唔……死了……」,一也不了。

又是一股的精冒了出,面又再不的吸著小的,浪肉的圈住小的整根巴,小感到屁股一酸,知道要了,忙加抽插……「呼……天……」小得自己的巴,身一抖,射出了股股精液。

「喔……你的好……」柳菲菲被小的精液一,著小,小也的抱著,略高潮的滋味,一根巴也不得拔出。

好半晌,小才醒了。

「,你才好……」小的揉著的乳房。

「?都是你死西。」著,用手拍打小那根已滑出穴的巴,一面看著,吃吃的浪笑著,「小,你什有好的粗大巴?比你爹的破物真是粗大多了!」

著就想用口去它。

往後一收,笑著道:「,是不是很久吃巴了?」

「你怎知道?」

「我看自摸!」

「你……你孩子,是不是今天早上偷看?」

「是的。」

「得好看?」

「我的好渴、好淫哦!」

「是?那你就快喂又渴、又淫的吧!」著,柳菲菲口含住子的巴。

的巴真大,塞得桃小口的,外剩下五分之三!柳菲菲是一精於此道的老手,只看她星目微合,口含,不住的左右摔,不住的上下吞吐!有甚至用手拿著幌,在乳房上磨擦!的舌尖,地舐著眼,手也不住的上下揉搓。

只是挺了那,眯眼,幅「美人良夜品玉」的美景,心快分!他一手拍拍香臂,低低的呼道:「我的好,你的小穴不?在再我的大巴你止止好不好?」

柳菲菲狠力的吸一口,松子的大巴,仰在席思叫著:「小,我的,你快吧!小洞里得受!小,你用力地弄小洞,不怕痛的!」

只她星眸微合,等待著的作。

下衣,回身手掀著大腿,量的逼向乳房,而也利用手指分自己的唇,弄具,腰眼一挺,具昂首嘶,「嗤」的一,插入了五分之二!於是往的抽送起。

抱的屁股,哼哼唧唧的道:「好小,再往一,那大巴全部去。好小,吧!……我的!」

喘,行八二深的硬功夫,猛打抽送!抽真撞!柳菲菲咬香唇,星眸之,微光,腰和白生生的屁股命的急幌,上下迎就,只要深一下,一定有「叭唧、叭唧」的音。

「浪水真多!」眼赤的笑著。

「小,你用力地吧!死我好了,看它以後不……呀……呼……小……大巴子……你得真舒服……痛死了……大巴子……你什呀……大巴子!你用力吧!我接你……哼哼……!叭唧!噗……呀…叭唧……叭唧……我的大巴子……叭唧……叭唧……」

也施展出混身解,拚了命的抽送!什九一深、二深八,全不行啦,只有下下根送才能迎合柳菲菲的浪。柳菲菲的浪真妙,片唇不但一咂一咂的吸含,一抽一的令人忘情。

那硬似的物用地向前一,柳菲菲的粉股就向上一迎,撞正著!子口深深的含著不放,命的呻吟著呼叫:「我的大巴子!好子……你太了!不要!只管用力……呀……我的大巴子……不行了……你不要啊……呀……住它呀……呼……我的大巴子……呀呼……你不能啊……我的大巴子……」

柳菲菲一面呻吟著,一面口子的浪叫,混身抖在一,只白滑滑的柔臂,更是的死命地抱著的屁股,用力的向下,恨不得的卵子也她那小浪穴中!

你看她星眼光,上牙咬著薄薄的下嘴唇,只足得高高的,叉在的腿上,那的大屁股不住的狂的!幌!!……只通身一美,也跟著起,他拚命的抓住的奶子,不住的哼呀,咳呀的呼叫:「我的,心肝…………我不行啦,我要……要射精了……我的好,你……抱得我一……我的心肝……我要射……出……在你的小浪穴里……呀……呼…………心肝……咬……咬我的肩膀……要快……快……我的呀……嗯嗯……我要射了……」

射精了!一股股水似的精液,奇比的全射子里。

柳菲菲星眼?,桃小口咬著的肩膀,身子仰起,小穴套著的巴,除了下剩卵子,看不毫麈柄。

也了,她黑眼球一翻,白眼珠子一瞪:「哎呀!大巴子!」

她真的了泄了身,一白白的床,滑滑的一大片。

人的最高峰,一下降到零度,也有多的力。放下那雪白滑的大腿,松的腰,只臂伸在床上,香汗淋漓,喘不已……「,你吃了?」著,手捧著她馥馥的蛋,的吻她的唇、眼睛和鼻子。

「不要的伙,自的!看上天你才怪?」柳菲菲很快的了他一把,笑著。

身子一,的巴一下子滑出了她的小穴,水淋淋、滑的,柳菲菲取生擦拭。

洋洋自得,毫不理柳菲菲的笑,眼睛眨了眨,笑嘻嘻的接著:「,我不害?」

「害,比你爸爸年!」用手推,水汪汪的眸子瞟了他一眼,道。

「那我以後能和干?」道。

「干什?」柳菲菲故意他。

「就是干小穴……嘻嘻嘻嘻……」

「不要……」完柳菲菲有簸地站起身,走向浴室。

看著走浴室,呆在那,不知作什。探出,一笑地:「小……怎不呀……身上都是汗不想洗一洗?」

地了浴室,柳菲菲很明的是要和一起洗澡,身上一不,手上拿了毛巾。拿著毛巾走浴池,坐在面。

「你我擦沐浴乳好?」柳菲菲。

「好!然好!」沐浴乳倒在手掌上,伸手由她子始,後背、乳房、腰部、大腿……一路仔仔的擦了下,最後到了最想擦(也是柳菲菲最希望被擦)的。

候擦得更仔了,片大唇、小唇、蒂,最後手指深入了道,感柳菲菲的道地含著他的手指,然才的快感完全消退,充血的秘肌,使得穴得。皮的了手指,柳菲菲立刻尚未消退的快感中再度激昂起。

「哼!喔……」

柳菲菲又再次高昂,更放心的玩弄著。的指上下左右胡的戳著,柳菲菲感到一所法生的趣。再害,它究是直的,不如手指般可以勾去、曲直如意。

玩弄了一後,始找中的g,他很有耐心的一一的著。於,他找到了!他,在道指深的上方,有一小地方,每次他一刺激里,柳菲菲就是一哆嗦,肉穴也之一。他始攻火力集中,一次又一次的攻著一最最敏感、最最密的g。

「嗯!啊!啊!啊……」柳菲菲著的手指的每一次攻,一的嘶喊著,身也在浴池的地板上,著一次次的攻,一次次的抽搐。

只得手指被肉穴愈束愈,最後在是得法再了,只好不甘的抽了出,而欣柳菲菲陷入半昏迷的。肉穴外的唇在一下下的著每一次的抽搐而一一合,笑道:「原肉穴呢!嘻嘻!」

「孩子,就占便宜。」

柳菲菲在了的高潮後,定子一次特的服。

「小……」

「嗯?」

「有一地方你擦到啦!你要我擦一擦啦!」

不解了,明明全身都擦了,甚至肉穴也不例外,哪有地方擦呢?

「有?」

「有啊!」

「喔!是哪呢?」一疑惑的。

「是里啦!」柳菲菲著,便拉著的手移到了臀之的洞口。

「咦!才不是擦了?」更糊了。

「是面啦!」柳菲菲笑著。

「喔……」恍然大悟的喔了一。

很快的手沾了沐浴乳,在洞口擦擦去,正豫著是否真的插去,手伸一,的食指立刻入洞中。然,的手指都是沐浴乳,不仍小心的、慢慢的、探性的抽插了下,定柳菲菲的上有一痛苦的表情後,才放心的加快作。

滑的指在洞口利的出出,令感到非常新奇,得洞口好。

「你一定不意吧?」

用力的,心想:「又有花了!」

暗自偷笑著。

「那就用你的那洗一洗面吧!」

「哪啊?」一不道。

「那啊!」柳菲菲用手用力捏了一下的巴。

「哇!」一下跳了起,眼差掉了下。

柳菲菲看子的窘子,上有五道的指痕,也得抱歉,靠去用嘴巴疼惜的始吸的小弟弟。其只感到一下子的疼痛,倒是之而的火感有些受。

在柳菲菲小心而柔的舌功慰下,他便迫不及待的要一後洞的滋味。

柳菲菲心的的小弟弟了一沐浴乳,身,趴下去,把屁股起,等待插入。

知道,自己的具可比手指粗得多了,因此只在洞口慢慢的著插了次,於,滑去了!感到前所未有的新奇。洞口的肉,像一道身箍一般,的裹著肉柱,著愈插入愈往後移的束著。一直到整根插入,那一道箍也束著的根部了。

再的退出,那一道箍也往前移,一直到了的,那一道箍恰巧扣著那一道,不它退出去。

「哈!妙呀!」道。

退著,蹦的一下,巨突破了道箍的束,退了出。迅速的再次插入,再退出,插入、退出……在做了一活塞後,柳菲菲的臀洞地松,也愈愈容易抽送他的巨,每一次的抽送都出「噗嗤、噗嗤」的,似乎在他的快交曲伴奏著。

把手去,前方再度伸入柳菲菲的穴里,手掌的角度在太好了,手指插入後,只要的向,便可以碰到才的g;如果向外挺,可以感到自己的小弟弟在柳菲菲的的,由方攻肉穴,更可以更大的刺激。

柳菲菲又再次陷入第n次的高潮,淫液直流,道一一的收,把的手指一下一下的往外。收的力道是如此的,甚至在後洞的都感到了,於也到了限,爆在柳菲菲深、深……和柳菲菲喘息著都在地板上,硬的慢慢消退後,由洞口滑了出,而射在柳菲菲深的精液也著流出,洞口似乎仍是意未的著,期待著的再次。

「下洗得干了吧?」

「嗯!」柳菲菲足的回答。

扶起柳菲菲,一起入浴池,真正好好的、底的洗澡……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