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腐小说>情感小说>我不是一個偷窺的色狼> 我不是一個偷窺的色狼

我不是一個偷窺的色狼

我是望中首先看到珊珊。

其,我不是一好偷的色狼,我只是那天了一副望,次日到去用,一人了一件新的西,然是欲的,而了一副望,然不是用望家的西,而是望用的。

我的住面有一座大,距相之,肉眼所能看到的,只是那一家亮、那一家不亮,有有人走也是看不到的,但是有望,就可以看到了。

我坐在中用望望去,逐窗口望,忽然看了珊珊,我也不知道她是,然亦不知道她叫什名字。

我只是看到了一小玲的裸美女跳跳去。

她也不是完全有穿衣服。她穿著一薄的淡色三角,我立即跑去把熄了,以免她到我在看她,其是多之,只是下意的反而已。

不在黑暗之中看,是多些安全感。

我奇怪什她跳跳去,看了一才知道她是正在地毯上做健美操。

了,是下最流行的。

我然是已看到了很多,但是仍然得不,因她身上穿著一三角,然三角是半透明的,我甚至可以看到她只有很小的一影,但是她做大的作,假如有的一小布片遮住的……

她然是不有人偷看她,所以她才那些也不穿了。

但什穿著一三角呢?是因她是女人,女人即使是透明的三角也是要穿的,由於她常都有些分泌,假如有一些西兜住,就很不方便了。

之我一看她就她迷住了,我非常希望得到女人,但是,我除了看之外,又能做什呢?

我只知她是住在那座大,但是大大,在是住在那一位呢?可以得到是那一,但是那一位,外面是很看得出的,而且我也不能然上去拜。

我一直在看,直至她做完止。

我副望的性能是佳的,她身上淋淋的汗珠都可以看到。

她做完了就入睡房,睡房的窗子也是著我的的,我可以看到她入睡房就手把三角下。

但是我只可以看她做作,因客不比睡房,客有一大部份落地大窗,而睡房有半截是壁,通常同一高望去,就是只能看到上半截身子。

我在望去,更是只能看到肩部以上,由於窗口了冷,部冷真是有此理得很,的地方,偏偏是中,而且不高不低,而她,又是站在冷的前面。

中也有冷,是在高的,而且客的面大,也不阻。

我看著她一身,又拿起(然是床上)一毛巾抹著身子,便走出去了,我相信她此是去洗澡。

我仍著,很可惜,浴室是在我看不到的另一面,我就只能等。

後,她也回到房中了,她已穿上了睡衣,她要睡了。

跟著她就把窗拉,,我就什都看不了。

她拉窗,相信不是了怕人看到她睡,而是了免得第二天早上光太刺眼,相信她不是太早起床的那一人。

我放下了望,才感到眼睛非常之疲倦。

我坐在黑暗中呆,我有固定的女朋友,但我要找女人是很容易的,去是最的法,我也出得起那,但得多了就有趣味,因征服感不,我只是偶做。

我也女人,我知道她我有意思,只要略加挑逗就可以成功,但是比更槽,因是已付出了代,交易後,毋任何任,但其他的女人,你搞了後就很身,麻多多,我不是很喜她,就也不去搞了。

之,我是一情上有件的男人,我才是第一次到一我真正非常想得到的女人,但是女人是可望而不可及。

我到什地方去找呢?道整天在那大口徘徊,希望碰到她、然後自我介?

但是我的真好,第二天我去就碰到了她,她一群男男女女一起去,其中有男人是我的。

就像一大派,去自由,的人可以立即聚在一起。

他介了,她名叫珊珊。

珊珊我的印象似乎甚平淡。

我悄悄其中一她的人法,有有希望。

法格格笑道:「你!」

「我有什不妥?」我。

「也我也算是一流人物,但是比我更流的人多得很,而且我又有老婆,有老婆的人是流一些,亦有流的!」

「你可以,」法:「我可以告你,她有男朋友!」

可的一女人有男朋友?似乎男人都瞎了眼睛,不也是份。

之後,我立即展攻,把珊珊住,她,大勤。

追女孩子,是必厚著皮的、又要有口才,我也能做到。

珊珊我起是不,故我能到她的地址,也到了她第二天一起吃午,我本是她吃晚,她她喜早一些,可以到走走。

也未不是一好主意。

了,我接夜生活女人太多,乎忘了白天也是可以交的。

我也告了她我住在什地方,她知道很近她家,但她不知道就是相,甚至我用望亦可看得她。

我她吃了午之後,我才明白她要早的用意,她要去逛市,假如吃晚,吃完之後可能已太了,因大公司都是在九半左右,吃完了之後已差不多了;吃完了午,是仍有很多可以去逛。

老,跟著女人逛市是一件苦事,她似乎一到了地方就有的精力,走走去,、那,比、比那。

喜一女人是可以忍受的,但是,假如得到了,情退了之後又是不是可以忍受呢

不珊珊是第一天就是我不大能忍受了,因她西、我付,她了一大堆西,我便付了一大。

她好像理所然似的,任意,等我付。

女子才做,但她又不是女子!而且她又不是我已很要好的女朋友或是我的妻子,做等於我是一水了,使我非常之不服。

不我又不得放,也她只是太天真任性,或是教育不好,或是,但又三者都似乎不是。

她的吐是很可的,而她也不是那,我朋友那已知道她有很好的家世,也有一份很好收入的高尚,她做更使我迷惑。

我她一起吃晚後,她就要早些回家睡了,因明天要上班,但明天我仍可以一起吃晚。

天晚上我仍可看到她在家中做健美操,情形前一夜一。

我的感在是很形容,我女人很感趣,我她只是始展,然而我她的身又已看得那清楚了。

第二天我她一起吃晚,她仍是有我逛市,因她是我去接她下班。

她了一大堆,又是由我付,西在我的子放好了,然後她才跟我一起去吃晚。

我往了四天,我的攻似乎毫展,但是她我又不表示倦。

第五天晚上,我望中看到了使我震的秘密。

一晚她也是在做健美操,家中有一,是一打扮很新潮的年女人,女人只是在旁看,我立即就已可以感到女人的神是有不大的。

後珊珊做完了健美操,女人就勤地拿了一毛巾去她抹身上的汗,一支手地著她的腰。

她然是一起去洗澡。

後,她又回了,不但在一起,而且是互吻著,冷遮住,看得不大清楚,不我是可以看到大致的作的。

她在床上倒了下,我看不什了。

跟著,我又看只是那女人坐了起,她是在做著似的作。假如她是男人,那她作就是很明了,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在做。

也是象徵式的?也她是有使用一件代用品。

我希望她只是在象徵式,而有使用一件代用品。

但有什呢?之她是在做著一件令人心的事情,也不如男人男人那心,但是也是令人不快的了。

不我次日珊珊仍有,假如我定放她,我是大可以不赴的。

我是去了。

西、吃,之後在酒廊一些酒歌。

她仍是笑生,有也相地挨在我的身上,或者摸一摸我的手。

我真不明白,即使她我感趣,也只能一女人分享她而已,那有甚好?什我要她往呢?

不,也女人分享,也是另一男人分享吧!而且我也有一征服的心理:就是把她,使她明白男人可以她更大的享受。

是否能如此,我有把握,但是我在很想嬴。

再了一星期,我看她又那女人了次。

我也到我了。

那天晚上我晚之後去的士高,我著她,吻她,地方也不一定要跳舞的,在黑暗中你站著亦不可。

我著她,吻她的,然後又吻她的耳朵,她震了一震,推我。

但音吵,她要,是要把嘴巴回我的耳。

「你究竟想怎呢?」她。

我:「我想得到你!」

由於我又是把嘴巳到耳,我又乘吻一下她的耳朵。

她又一震,用力捏了一下我的衣袖,:「不要!我是不可能的。」

「什不可能?」我。

「我天天西,道把你怕?」她疑地道。

「你西,就是了要走我?」我表得不相信。

她淡淡地肩道:「也你有,你不在乎,也你的女人是了的。」

我肯定的:「我知道你不是那女人。」

她:「也我要改用另一方法把你走!」

我提:「也你我的方法。」

她:「什方法呢?」

眼盯往她:「你女人真是好男人?」

她:「是什意思?」

我:「你知道我是什意思的,什要去玩那不正常的呢?」

她忽然猛的身回到桌子去,拿起她那杯淡酒,一口喝完了,跟著就向口走。

我也跟著追出去。

些地方是票入的,要走可以走。

我出了口,我:「你要回家,我送你回去!」

她:「不必了,你不要理我,我自己在附近散步一下就行了!」

我是跟在她身,她也不反。

後她:「你怎知道呢?」

是我不能她透露真相的,我只是:「包不住火,你自己也守秘密,你那女朋友未必那守秘密!」

是玩弄的招,但很明我,而情如,我得我待一女手,也是有使用一不正常的手法。

她一口:「既然你知道我是一人,你追著我啥呢?」

我:「你不是稀罕我你的西,你其不必要用方法走我的。你不要跟我往的,只要在始的侯不答我的就行了,你肯跟我一起出外,那你是很明我有若好感。是不是?」

她拿出手帕抹。

我著她的腰道:「我是可以做朋友的,件事情你不能和人商量,但你知道了,你就可以和我商量。我回到子去如何?」

我回到子,子就停在停中,我坐在中。

她不流。

她哭了起了。

我著她,她哭。女人,最好是先等她哭完了之後才跟她。

我:「假如你知道做是不的,那你就法改。」

後她把眼抹乾了。我:「你怎上的人呢?我相信你本身不是的。」

她:「寂寞啊!有女朋安慰我,我很迎,但是展下去,就成了。」

我:「你不寂寞吧!一定有不少男人追你!」

珊珊:「那,我跟我的男朋友分手了後,心情很差,後,我了她,而且她展同非常要好的朋友,但她不我交其他男朋友……」

她不出,只是挨在我的身上,然是接受的表示了。

我的手始在她的身上移,很可能她那女人也是用同方式的,因除此之外也有什分的方式了,初步的接,是男女都一的,只是在最後的一步才不同。

但她在心理的感受上一定不同,首先她知道我是一男人,而且她我又是另有一感情的,因她男人一向都不感趣,如今肯我。

在子不是很好的境,但是我不能放的。

我她回家然是更好,不回到家,她可能就改主意了,我必到她的最重要部份。

我很柔地吻她,很柔地先隔著她的衣服她,然後才始把手伸去。

用不著解扣,因她上身的衣服是套穿的,而且衣是的,手很容易去,我只要把手伸去解她的胸扣子就行了。

我解了,手也反正切到了。

我一上去,她就抖一抖,跟著就呻吟起。

我的手,我不知道能否那「情」,不我肯定我也算是一流的了。

我跟著又把手移到了她的裙子下面了。

最重要的地方,我都是要可能快到。

我首先是到,她有穿,很好,否的,那阻是很大的。

三角然都很身,但是是有性的,可以一拉就伸去,而我也很快伸去,因我到已很了。

我到了最重要,而既然已了,也就很滑。

她也震了一震,而低低地「呀」一。

我:「你是不是……」

「然是了」她,「你的手小心些!」

她叫我的手小心些即是不要伸,不是怕弄破,而是怕弄痛。

心弄痛的,我也是不解的。

正如她所,手指不要伸,就不痛。

我相信她的女手是曾企如此做的,所以她才有此警告,我不企入就有。

我相信我做得一定不比我的「情」差,因她的反非常之烈。

她不地呻吟著,挨著我,有又捏我,扯我的衣服,最後她一抖,就一。

我也停下。我很高她是那能享受服的型,否我就有困了。

她依地挨在我的身上,我又在她的耳低道:「我不要在下去了,回到我家好不好?」

她幽幽地:「我家吧!我要做。」

「什?」

「我每晚都要做律操。」完她似乎有意耀她又具曲的,腰枝扭了起。

迫不及待地,我立即,直朝「我」的家去。

回到家,她一如往常的身上累除去,也我她而言,不如那女子的熟悉,她得有些害羞,我故意走避她羞不安的情。

未,她身上披著粉透明的睡衣朝我走,然啦!依然只有一短小的三角。

走到我身,她笑得甜美了。

她:「我美不美?」

她在又不那害羞,活起了,也是因在她的家,件事,她在也已熟透了,只不以前的手不是男人。

我坐了起,在下欣,望看不到的地方在都看到了,不太密,那是因她年,而中心色淡而平整,有一分外清的感。

我的手也是不空,而她又有反,她上了眼睛,烈的感使她的手在我身上走著,後到了我那「情」有的地方。

她一就把手了,她到,是因我亦已去了毛巾。

她眼睛看著,:「……真可怕!」

那是因此我已入高度。

我然不是特巨大,不看在一未有的女人的眼中,仍然是相之目心的。

我安慰她,人人都是做的,也人人都可以享受,而且性是可以容的。

她亦明白。

我的手於又使她到了一次高峰,跟著我就行真正有她了。

我於到了,就停一停,她得怎。

她很,不她也有了以前有的充感。以前她是得有所欠缺,就是因空。

她那女朋友企用手指,她不肯,那女人也提出拿一件代用的工具,她也是不肯。

在她得到充了。

我慢慢退,然後再,之後就利起。

到底人是有性的,小不是一那大的。

我亦可以感到她是正在享受,而且她亦到高潮。

後,我也是再忍不住了。

我忍不住的候,我是照例狂猛地跳的,是一自然的反,亦是不意肌的反,是不能控制的。

也使她很苦,但她把我捉得很,看她不是那受,而且她也知道是最美妙的一刻。

之後我就了下,也像是一拉得非常的弓弦,放了下,放了之後,我也是自然地萎,後就滑了。

我於她,她先提出,她:「恐怕……我不像那些富的女人那,那令你享受吧!」

她也是有好心,而且不自,也她那女人就不了。

我她,些事情是很作一比的,喜一人的候,又不是那那。

但她是很。

她我,假如有什需要改的,就教她。

真美妙,很明,她是希望有下一次的了。

我也有令她失望,我教她可以如此如此,不,假如她未的,也做影她的享受,因此她也不再要求。

她:「我在已很舒服了,,我再!」

我苦笑著她解,起要休息一才能再,男人一般都是不能那快地做的。

我休息了一之後,我又再了,不是她得不易接受,事上也是相困的事情,她才是始,也是不做的,她我使她有些火辣辣的感。

我一次是草草了事。

似乎她到底是一相正派的人。

她我仍然是男人好些,男人在一起,起她不有犯罪!。

不,怎那女人呢?

我:「她有什特的方法控制你?」

她又有,那女人只是苦求,她也提出分手,但心了,又。

我:「很容易,你只要她,你已和一男人好了,她就不感趣!」

法果然成功了,但其幕比珊珊知道的,我是自找女人,我已查清楚了她是,而且我早已用望影拍下了她在珊珊家的照片。

她是一面子的富家女,我告她,假如她不放珊珊,我就把照片寄她的父,她便不能不屈服了。

之後我就可以珊珊,後,我珊珊了婚,人家笑我流浪子被珊珊征服了,也是真的,她有被的男人碰,由我拓和引,我要娶的女人才能放心。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