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腐小说>情感小说>開明的媽媽> 開明的媽媽

開明的媽媽

我的爸爸是一好人,但是一糟糕的丈夫,他早地撇下匆匆地一人先去了。

在爸爸死後那年,十分苦,于是始酗酒,整日沉溺于酒精的麻醉之中,有一喝就是一整天。我很不意看到喝酒的子,尤其是她喝醉的候,是又摔又打的,把身的人走,但她惟意我留下陪她,也是因我是她子的故吧。

但不管怎,爸爸去之後的那年,是我和最困的刻。

後,得越越粗心大意和便起,完全不把我男人看待,一也避嫌,知那我也已十三了,已算是半大人了,知道男女之有多不便之。

由于我家里的房都有,起是因以前的房客走的候把都走了,我又得,反正一家人嘛,干嘛防似的把起呢。但一,或我干什彼此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她常常在我衣服或洗澡的候大大地走我的房,溜一後一句道歉的也不就又了。像的事常生,弄得我很尬,我不喜便。

有候我忍不住上句,你猜她怎?她是「什嘛?在自己的面前也害羞?你身上哪一肉不是身上掉下的?」一我也可了。

然,她也太不注意自己作一母所有的形象了,尤其是她喝醉酒的候。她常常衣衫不整地在房子里走走去,有著我的面衣,作特地舒展大方。只要在家里,她就不喜好好穿衣服,完全我大男人的存在,挺著高的胸脯在房里回走。特分的是,我在生洗澡、刷牙或是梳的候,是「砰」地一把踢,走,然後旁若人地往桶上那一坐,小便起,一也不在乎我就站在她的旁。

有一天下午,我正躺在浴缸里洗澡,又了,我已不怪了,像往常一,我聊了一。突然她想和我一起洗澡,我吃了一,看了一眼,只她著黑亮的眼楮地盯著我,眼楮里有一些我看不懂的西在,但是表情十分,我得有些好笑,但又有些不好意思。

我伸出手,遮掩我的身。

「,」忽然息一,「你也已大了。」

她坐在浴缸的上,喝了口手里的酒。

「如果你爸爸在的,他一定告你一些──一些男孩子大後都知道的事。」

我有些窘迫,「我都知道了,。」

我想岔尬的,但笑眯眯地我「你知道什?」

的真是到子上了,事上我于性一知半解,所有有性的知都是校里和同聊一些男生都喜的得到的,于性,我只有模糊的。所以,要我出所以然,我做不到。

「你看女孩子的身?」以嘲笑的口吻我,彷佛是要我堪似的。

事上,是我唯一看到的裸的女人,然我不能,我只能老老地我有看到。

「你知道小哪里出的?」

的越越露骨,我感到十分地堪和窘迫,嚅著答不出,心里只希望快,好束尬的。但完全有的意思,反而是有些得意地站在那里,看著我窘迫的子,似乎得很有趣。

她把手里的酒瓶放在一,把浴室里做用的盆景安放的凳子上拿下,在地上,然後把凳子拖到浴盆,在我的身面著我坐了下。

像往常一得十分便,腿。

不像一般女人坐下用裙裾遮住重要部位,她喜故意露出下,喜我盯著她的秘看的神情。的里面有穿,我可以清楚地看到腿之那一黑色的地。

做著令我吃的事,她解了皮,把身上的袍子敞了。的里面自然也有乳罩多余的西,我可以情欣微微鼓起的小腹和胸前那一大朋的乳房。

我有些害羞,竟直的身感情上有些不去,我移,但是眼楮不由自主地在的雪白的乳房和小腹下面的黑色地上回打。

「你知道些西,也有任你知道女人是怎回事。」

我的目光仍然不老地在的身上打,听到的,我才不舍地抬起,面面。

「很好,」很意我的反,微笑著,「我希望你仔看看,你就可以明白女人的身是怎回事了。」

著,她跪下,挺起下身,把身子到我的面前,我可以看得更加清楚。

的皮十分的白,事上,我有去海享受光,去又常常穿著汗衫和裙,上街的候又常著帽子,所以肌特的和白皙。

的小腹下面是黑油油亮的密的毛,但是不厚,在腴的周,一直向下延伸到肛的附近。的很大,一我很清楚,因我常看一些色情志,上面有不少裸女人的照片,通比,我知道的唇相肥大,很。

「是的毛,」她著,用手指捋了捋下上的黑毛,搓起一小,向我展示它的美妙之,「然,你的也可以叫,有,你看,是的。」

她的手地回著下那一微微鼓起的美妙的所在,那是我有接又端渴望接的神秘所,以前只是在映和色情刊物上有初步印象,在真真切切地展在我的面前。

「,,看哪,看里,」一地我解自己身的秘密,「是唇,很好看,是吧?上面著毛呢。」

把腿量大,生怕我看不清楚她的部似的,同用手自己肥大的唇,露出的世界。

「看到里面的那小西了,那是小唇,大多人叫它或唇,有些女人的唇很大,有候突出呢。」

我好奇地看著的,一切我既熟悉又陌生,以前只有著片的想像,在一切都是那的真。

但我心里有些怕怕,偷偷向口看了一眼,心有人突然,把我母子抓。

不,坦白地,我在心十分的,不只是生理上的,但我又很恐我自己居然生不的想法。

的下我很近,我乎可以嗅到那里散出的淡淡的味,感相古怪的味,不是很烈,也不,有像蘑菇的味道,但很令人。

向我展示她的部造,特指出了蒂的位置。

「,看了?在,里面。」指指著,但我真不希望把女性生殖器的秘密清楚明白地告我,的,我以後的日子就很了,我也每天都想里想得狂的。

「男人是喜把他的睫插到里面,就叫道。男人把睫插,然後播散的子,如果受孕成功,一小就生了,然後小就里面到世上。」

我哈哈大笑起,感相滑稽,我不相信那大的一竟然能小的一洞里出,但向我肯定是真的,我就是里出的。

「把你的手指插看。」鼓我。

她引我的手指入她的,我感那里的和潮。

我法形容手指插在的里的感,那已超出了我的。我只能粗略地,我的手指彷佛一棉花堆里一,但暖的感又如同泡在蓄水的浴盆里,暖洋洋的,十分的不可思,使人陶醉。

有我一直陶醉下去,又引我的手摸遍下的每部位,我充分感女性身的秘密。

我的什不往外水十分好奇,解得很有耐心,她把唇得很,向我展示道的秘密。

「看了吧?在里面有多折,那叫唇,但也有些女人有些西。怎,感相有趣吧?」

看的性器有一的刺激,和看志是完全不同的感,後者是好奇,但前者有著十足的性的惑力。

我的生殖器不知不中已完全勃起,然我年很小,小弟弟也有完全成,但是直楞楞的睫是倔地挺出了水面。

一眼瞧,嘴角起一抹以辨笑意,她伸出手,地握住我的小弟弟。

的手指柔地摸著我的小弟弟,不地弄一下我的囊。

「你知道它什硬?很自然,是人的本能,男人的候,他的生殖器就像大,硬,因它想女人的道里──唔,那感真是很不喔。」

最初接到我的小弟弟,我有些退,但的手弄我的睫的感是那的棒,我很快就心安理得了。

「你以前硬的候是不是也像做呢?」。

我了,事上我常手淫,而且幻想的像往往就是。

「你不必做的,你的身不好。」

我不知道什,因我知道世界上乎每男人都曾手淫,我也不得手淫有什不好,但持我完全有必要做。

「出吧,」,「你已待在水里太久了,再泡下去你的手和都要成梅干了。」

我以自己要洗澡,但她把浴盆的塞子拔掉,把水放乾,然後她我把身子擦乾,但她又不我把衣服穿上,反而把我到她的室。

「在,小,教你怎和一女人交流。」

「教我!?」

我疑自己是不是听了,呼吸乎要停止了一在要教我那!

我忽然有些害怕。

我曾听人起母子的故事,我一直那是人所能做出的最下流、最可鄙、最的事情,但是每我听到些故事,我都有一言的和刺激感,心里十分地意把自己完全托付,因我一信任,做什都是的。

我不知道到底想要我身上得到什,如果是性,我想大可不必我,因的年不算老,人也得不算看,相信要勾搭一男人解不是什困事,但她在要教我做一些男女之秘密的事。我真的不知道是怎想的,但我知道我拒不了的邀。

下了外套,然後拉住我的手。

「什可怕的,」她安慰我,「你一定喜的,是男人都喜,感很不喔。」

我而言,在是一完美的女性,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年也正合,然她不是人人的那美人,但是她那端正熟悉的外,著著地激起了我的欲望,她那淡的蛾眉以及一尖的利眼,足以勾起我腔的欲火。

我一把抱起,把她放到床上。

「我要有孩子?」我。

「哦,不,」,「但是你和了之後,你就明白怎使女孩生小孩了。」

接著,她我吻她,我照做了。

「不,不是,你看我。」

正了我不正的接吻作,她把自己柔的舌伸了,地勾住我的舌,然後舌起,同用力地吮吸著,舌用力地在我嘴里,差要把我的心勾了出。

我有听正的接吻方式,得有些忙。格格地笑著,我也她做。我著也把舌伸了去,立即含住我的舌,地吮吸著,我不也用力地吮吸的香津。

的呼吸甜美而情,鼻子里呼出的均地在我的上,酥酥的好舒服,她的香津檬汁的感,有一股撩人的味道。

我我喜上了接吻的方式,我喜嘴嘴的交流,喜我的舌在一起的感。

的一乳房在了我赤裸的胸脯上,她抓起我另一只手,把它按到自己的另一上。然,在此之前,我有真正接一女人赤裸著的乳房,那只是在我里出,所以的乳房是我接的第一。

今年才三十五,看起不老,但是,在的年,身的是不了人的。她的乳已有些黑,管乳房十分,但是也已始有些下垂了。她的臀部愈加的,由于生孩子,小腹有些凸起,不四肢很柔和。

不管怎,的身是相的,她的腰部脂肪不多,也很柔和,特是大腿依然和富有性,表明了身正于成熟的段。

「到上面。」。

她把大腿,我爬到她身上,把火的肉棒戳到的肚皮上。

她我把身抬起,然後伸手抓住我的小弟弟。我可以感到用暖的手引我的小弟弟到那一蜜源前,地蹭在毛茸茸的毛上,磨蹭了好一,我的到了一的西,我知道我的已抵在的上了。

我感到一眩,因我即入一新的新天地,那是我人生新的始,然前面的路要怎走我不知道,但是在,我只知道自己要成一真正的男人,而成人式由主持。

把腿抬起,到我的腰上,然後屁股往上一抬,我乎有意到,小弟弟就已滑了的,,我的整身同神都起。

我于去了!我的子里只剩下一句。

浴室的著,滴答滴答的水,屋子里悄悄,似乎也停止了作,只有我的下地相著。

我感著一刻的美妙,小弟弟在暖的包容下,一以描述的馨的感涌上心。我慢慢放松了的神,身也松弛下,地了陌生的奇感受。我地了一下身子,感到小腹下的毛蹭在我的肚子上,同小弟弟在的肉洞壁上地磨蹭了一下,一直。

「好啊,,快起。」呻吟一,始鼓我做男人做的事。

的催促,告我怎做,也再向我解做的美妙之,我自地用力抽起。

的不是很,也是我的小弟弟年不的故吧,我的抽乎有多的阻,但是肉肉的磨蹭我的刺激十分的烈。

似乎我的作也很有反,身不地扭著,努力迎合我的抽插。

我就持了大概二十分,然後我一抽一注意看我身接的部位。

我起身子,一用力地出的身,一看的部。

的部在已是一片狼籍,沾了淋淋的淫水,肥美的唇著我的肉棒出之,翻翻出,同周的毛也卷在一起,在我的肉棒上,去,退出。

我用手的,把片唇用力地拉,,我可以清楚地看到肉棒在血的肉洞里出的子。那是一幅端淫靡的景像,肉洞里彤彤的一片,四壁上折,地吸住我的小弟弟,每一次我抽出肉棒,都可以看到肉壁上出的水之而出。

哦,就是做?感真是爽呆了!

我看到和感受到的一切不已,更加激起了我征服的欲望。

我的作越越狂暴,的身被我得不住抖,小腹著我的推泛起漪。

我持了一,于忍不住在的射了出,是我生平第一次真正意上的射精,感和手淫完全不一,射得常的快,也射得特的多。

等到我安下,我才倒在柔的身上。

在我射精的候有阻止我,也有我射在外面,只是一呻吟,一挺下身迎合我的泄。等到我完成了我的男作,才了我一我做得不,看不介意我射在她的里面。

站起身,在我唇上地印了一吻,然後自去洗澡了。

天後,又我是否想和她交流,我然要了,怎可能不要呢?

那是我天一直寐以求的事,而且已食髓知味了,但不主提出,我都有,在然是求之不得了。

下,我在的室里又做了一次。

在以後的星期,我的系就持著,每周上那三次。

得有一天晚上,我又向提出性的要求。

在我子只想著和做,其他的已不重要了,于我,偎依在暖的抱里,渴的小弟弟有存身的地方比什都重要。

我想我已性上了,我的也和以前不大一了。我在比任何候都我的,不只是作一母,而且作一成熟的女人。

但我把要求的候,她看起很足,也很高。

她用力地住我,我我把她作一母,如果我只是把她作一泄性欲的女人,她十分的,她得有到一母教孩子的,因她有任在性方面指我。

自我有了密的接後,停止了酗酒,我都不再起曾酗酒的去,但我知道做一定付出了很大的努力,竟是很改正,如果有我之系的助,我想在一定是一十足的酒鬼。

後,我始每天都同床共。

大概在我的第一次之後星期左右,我和我做有了些我不知道的。我努力在身上耕耘,她始大地尖叫和喘,而且那候的身反十分烈。

于有的你,然知道是怎回事了,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很快,我也是。

我得我第一次,我感很好,但有在烈的反,看是有些不常的事生在我之了。

我她到底怎了,她「你到高潮了。」

我明白是怎回事,我十分自豪,因我知道我已真正地大了,已可以真正的性了。

始教我更多的性知,我一起研究怎才能使方更快,怎使我持的更,或者怎使我的搭配得更合拍。我了各各的我能想到的姿以及做方式,大大增了我性生活的趣。常用她性感的嘴巴我的小弟弟服,我也了用舌使到高潮,我之得越越合拍了。

但有一件事,令我很是不解,那就是我向提出等我大後要和她婚的事,她拒了,她,如果我和自己的母婚的,那我一子也不可能成一真正的男人。

在一上十分固,完全不理我的感情。

後生了一件曾力避免的事──孕了,管她十分小心。

孕的事直把了,我想,如果人工流很容易做到的,一定早就做了,幸的是有的。

整日心出生的孩子是畸形,而且由于孕的故,我也不得不搬家了。那爸爸已死了有年了,而又不和其他男人交往,如果其他人到大肚便便的子,一定疑到我身上,所以我只有了。

我搬到了加州,我的妹妹──杰茜在新家生了。

需要感上帝的是,杰茜很健康,在她在一所中教法,生活十分幸福,有了自己的家庭,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但她不知道我就是她的父。

然,都是後的事了。

我搬家後,生活算安定,等到了我上大的候,我幸地考上了西海岸最富盛名的一所大,于是我又搬家了,在校的附近了一所房子。

然我仍然彼此相,但是持我住校,而且量少了我之的性接。始一段我感到很受,但所做的一切都是了我,她知道怎做才是的。

後,我在校遇到了我的妻子──克拉拉,也很喜她,特是她的子出世後,直了。

但是,後不幸降到了的身上,她在一次交通事故中生,那是三十年前的事了,在她出事前天,我做一次,想不到那竟是我的最後一次。

我是那地我的,她是一的可的母,同也是我的第一女人。

我是那的她,想念她。

死後好一段,我都很郁,我唯一能使我快起的只有我的妹妹杰茜。她看起是那的像她的,著一年年的流逝,我在妹妹的身上越越看到的影子。但我知道一定不希望我之的事生在她的女身上,所以我只是喜和她在一起,看著她的面容,听著她的音,在心里想像的身影,倒也能排遣我不少的寂寞,了我些聊于的安慰。

但後,的思念日益折磨著我,我始妹妹生不的念,我渴望像那在我和妹妹之展又一的故事。

我更加接近妹妹,我不如果我之生什令世人奇的密系有什不,但我不知道妹妹事怎想,妹妹的角度看,她是一有涵的女人,就我所知,妹妹相的,甚至是有些保守,特是于性方面十分著。我可以想像我欲她非,她有什反。她一定是一件倒人的可怕的事,也恨我哥哥一子。

但我已把的完全移倒妹妹的身上了,我是那的渴望有她,我很心我有一天她做出一些傻事,我不想失去她我的尊敬。但我的已被妹妹的烈的渴望迷住了,我知道我需要她,但我不能。如果我有良知,我ê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