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腐小说>情感小说>父慈女孝> 父慈女孝

父慈女孝

爸爸,我回啦!文妮每天放回家,都是跟爸打招呼的,今天也不例外。

唯一例外的是,在她身上大,才得家比平日了很多。

咦,去了哪?方家三口之中,最聒噪多言的就是文妮的,所以她有猜想也很合理。

你和周太、梁太、蔡太出了,加台七天游去了。

黝黑健的爸爸方良.去旅行,甚爸爸又不去?15的文妮大眼睛,疑惑。

爸爸也一起去,不是人照小文妮?良哈哈大笑,了她弱小的肩膀。

方家一家三口住在土瓜一幢唐,方良是客司,他太太思雅是全主,女文妮是中四生。

爸爸,我於有一拜安日子了。

文妮低音佻皮地.喂,不要在背後!爸爸板起.道爸爸不同意我的?文妮噗哧一笑,完全不怕形相的父.嘛……良一大笑一搔,不再扮人了。

老婆不在身,他的笑容竟是得多。

文妮,今晚想吃甚?我想吃椒排骨、茄炒蛋,另加一宋。

文妮打心流出唾涎。

不行,她一直盼望能吃到爸爸自烹的菜式,但一盼便是年多。

,你去吧,完再等一就可以!良揉著手掌笑.文妮放下包,到睡房拿了睡衣,然後一蹦一跳的跑到浴室去。

才掉校服,用花淋,便有洗水。

爸爸,物面有有洗水?瓶已用光了啦!文妮大叫。

,爸爸立刻送到!良放下熄掉煮食,打找文妮,你用的是中性的是乾性的?中性!乾性是用的。

文妮嚷爸爸快些吧,文妮快要冷死啦!又不是的,那快冷死。

良笑著加快步,用力扭把,把洗水去,放在洗手盆旁。

文妮不是前那小孩子了,他得尊重她的私,避免看到她的裸.但那隙望去,他仍能瞥她一大截光滑的裸背。

了美貌文妮,臭脾她。

文妮的皮雪白瑕,也承她母的粗糙和大小雀斑。

良很幸一.多爸爸。

啦一,花又再了。

良出豪爽的笑,上回到房,烹他未完成的晚餐。

吃得很愉快,後文妮自自回房做功,良洗碗。

文妮,有衣服要洗?半後,良捧著污衣她房.有啊。

文妮了件校服、子、手帕,等等,有些。

她翻毛巾被,在床角抓了胸罩和出。

藏起的衣?良一怔。

文妮一呆,些都是我的。

你的?到爸爸呆住了,你有尺寸?嘻!文妮咭的一笑爸爸不要小看文妮,我可是承了的良的。

你有33胸?良得很不可思.上次和她一起洗澡,她是呢!但他忘了,那已是三年多以前的事。

是33C喔!文妮得意地.文妮竟然有33C,我的小文妮竟然有33C……良喃喃自,心又是意外又是高.捧著走到洗衣前面,衣物逐件逐件入中,再把胸罩放洗衣袋一去。

器,便到文妮的尖叫。

爸爸,救命!又怎啦?良匆匆跑出去。

文妮性格活率真,惹人喜,最大的缺就是小。

有只小找我!甫睡房,文妮已去住他。

良感到一又暖又的物在身上,低一看,原那是文妮的胸部。

不,那份量的有33C.爸爸看我有用,你要看前面哪!文妮慌得蛋都白了。

良定了定神後望向窗,了好一才一蟑螂停在布上,牙舞爪。

瞧了有?文妮著急地。

瞧了,正拍著翅膀呢!良笑.哇!文妮得尖叫,抱他抱得更加了。

良抵受不住自文妮身的迫感,平的下竟是起。

他慌忙推文妮,伸手抓住空中的,用力一捏。

我的小文妮,不是找死!良大.方文妮抬看著爸爸,一仰慕,爸爸,你好man啊!踮起,在良嘴角了一下。

良有些窘,字不自禁地了起。

爸爸害羞,嘻嘻!文妮向他扮鬼。

啊,我忘了洗衣!良突然想起。

爸爸,你的睡也很啊,不如也洗衣吧!文妮.不行。

我睡洗了乾,如果也洗了,爸爸穿甚?良.你面有四角啊!文妮以前爸爸不是只穿??良的喜四角的自由自在,但打文妮六生日那天始,太太思雅便要求他在四角外面加一睡,才可以在家中走。

不在,有人知道哪!文妮皮地眨眨眼。

也好。

良含笑.做完功已是十一多,文妮走出客喝杯汽水,便吃些零食,歇一歇才刷牙洗。

良挨在沙上打盹,控器放在大腿旁,掉在。

原文妮怕黑,所以每晚良都是等她睡了,才上床。

爸爸放工後要煮洗碗,也很累啦!文妮他掉,蹲下身拾起放在茶几上。

抬起,不意在良四角空隙瞥了一眼。

意一瞥,吸引住她的。

她到短黑的一片,在微鬈的毛下面,是一紫色的形球物。

她在本看男性生殖器的子,但真正的囊,是第一次。

她的心通一跳。

朋友男女性器官本都是粉色的,但著性的增加,它的色逐加深。

爸爸的囊深色,是不是他的性也很富呢?有她半夜醒,到爸的呻吟。

以前她不知他在甚,直至年前始懂事,她才明白那是做的音。

啊,爸爸常常和做,性然富得很,性器官然也色了。

她悄悄把良的管拉些,然後把一根食指伸去,放在父的囊上。

形的囊像只蛋,表皮有些,手指著它感很奇妙,也很暖。

和爸爸做,不摸地方?文妮摸一下,心通通地跳起。

好奇心叫她看看爸爸的是甚子,但它在另一管中,她瞧不著。

天空忽然一片白,跟著隆然一巨,打起雷。

哇!雷了文妮一跳,害她跌在地上,摔痛了屁股。

良被不的雷吵醒。

他文妮坐在地上,有些奇怪。

文妮,你坐在地板上甚?我本是蹲在拾的,怎知道外面忽然打雷,就得跌在地上啦!文妮憨笑。

摔痛了有?要不要爸爸你揉揉屁股?良。

不用啦。

文妮像是做了心事般,跟爸爸了晚安,便匆匆忙忙的回房睡了。

古古怪怪的,不知道搞甚鬼。

良嘀咕。

文妮回到睡房上,了份,便始得自己小大做了。

自己犯甚大罪,只是摸了爸爸的囊,而且是一下而已。

偶然按捺不住好奇心,有甚出奇呢!窗外的雷愈愈,她瑟在被,愈愈是害怕。

隆!哇!她大叫一,踢毛巾被跳下床,面人色的跑到爸的房,:爸爸,我今晚可不可以和你一起睡?她在半夜突然提出要求,未免突兀,但她爸爸方良可是怪不怪。

上床吧,小的孩子!他掀被.爸爸,你真好。

文妮笑了,躺在良旁,著他的身,才放合上眼睛。

安心睡吧,明天要上呢!良久,良在中得下身有些,眼一望,原熟睡的文妮一身趴在他身上,左手按著枕,右手在他大腿,中指的指尖恰巧著他的.Jamie,我告你一秘密……文妮口不清地著。

每、三音,中指便按一下。

良被她按得身不自在,知道再不阻止她,一定在文妮的手指下勃起。

他想拉她的手,但碰到她,她的手指已移了位置。

如今,是食指、中指、名指三根手指放在他的上。

……你世伯的屁股,但我也摸我爸爸的囊……文妮著,手指沿著良硬的棒上移。

良吃了一.她摸他的囊??他想起才坐在沙上的情景,明白了。

你想摸?不行,爸爸可是我的,你休想碰……文妮咕咕笑。

下身是一窘迫,上身又是另一窘迫。

文妮初熟的乳正著他的胸膛,著她均的呼吸,向他出若有若的挑逗。

偏生她穿小背心睡,而睡姿又好暴露了北半球和球之的跑道。

文妮已停了,但然而的寂和寂中彼此的心跳,反而放了四十爸爸的色心。

他的手逐逐伸去,降落在其中一北半球上。

接著沿著球表面滑行到底部,用掌心一把捧住它,像捧住仔糕般。

淡淡的女香乳散出,令他更加以自持。

他然起年第一次和老婆上床,摸她胴的感.那感然也很棒,但和在相比,始差了一截。

文妮竟比年的思雅年……文妮字醒了良。

他歉疚地自己的手,再搬女放在自己腿的手,然後起身走出房,用一杯冷水清自己的心。

※※※※※完成一天的工作,良泊好自己的客,向超市走去。

正在烹甚菜而痛的候,女打他。

爸爸,你今天不用菜啦!我叫了外Pizza,二十分便到。

今天是甚大日子,要我的小文妮叫外啊?良笑著。

嘻,心急,你回我自然告你。

回到家,一南味的海Pizza已在桌上。

文妮倒了杯可放在Pizza旁,向良甜甜一笑。

爸爸,你快快去睡衣,然後回陪文妮台.鬼精怪。

良捏了她的蛋一下。

半晌後房回到,身上早了背心、?。

爸爸,我今日以可代酒,敬你一杯。

文妮一本正地.你做了甚事,快.良起了眉.爸爸你真明,甚事也不你。

文妮嫣然一笑,你喝一啖我才告你。

哼。

良杯喝了口,吧!爸爸,其我、其昨晚我摸了你。

文妮得吞吞吐吐不是手,不是背脊,而是、而是你的囊。

你摸了我的囊?良一怔。

他想文妮坦白。

我只是一好奇。

她地,爸爸,不起。

如果你要道歉,爸爸也得向你句不起。

良尬地笑著,昨晚你在我身睡著的候,我也摸了你的、你的乳房。

爸爸,你好喔!文妮上一,他一眼。

你的身太青春可了,爸爸一控制不了自己,才犯了.良地不好意思。

好吧,我摸了爸爸,爸爸也摸了我,大家扯平。

文妮咭的一笑我肚子啦,爸爸,餐吧!坦的消除了方的芥蒂,父女一笑一吃一看,倒是其融融。

文妮知道良工作辛苦,所以下後特了瓶薰衣草香油。

餐後她爸爸放了一缸水,在水注了滴香油,好他浸一水浴。

良平不花浸浴,但免女的,也只好破例一次。

他上眼挨在浴缸浸了一,才浸浴原是挺舒的,而淡淡的薰衣草味,也的有弛神的效用。

爸爸,文妮你擦背,好?文妮敲。

嗯,吧。

半睡半醒的他含糊地回答。

文妮穿著T恤短,抱著凳走入浴室,坐在浴缸旁,用瓜囊了水,沾了沐浴液後,始努力地他擦背。

力道不,好舒服哦。

良幻想著背後那人不是女,而是在桑拿浴室工作的女性。

你的皮很耶!文妮吐了吐舌你瞧,瓜囊由白灰啦!皮不,我桑拿浴室?良失笑。

爸爸,你甚?文妮一怔。

呃,甚.良清醒。

哦,爸爸白日,以是不正的地方!文妮佯怒。

回事。

良.爸爸,你常去那地方?文妮,先旨明,你是爸爸,不能文妮喔!偶然吧。

良肩微笑。

一星期一次?一月一次?文妮根究柢。

三拜一次吧!良坦然.去桑拿浴室是要花的,以後爸爸擦背的重任,就交文妮好了。

她笑笑除非,你需要的是特服。

我才不需要那服。

良有些不好意思。

要真!文妮提醒他。

文妮,我是爸爸,不是你的犯人啊!良哭笑不得。

那就是,你真的需要特服!文妮笑嘻嘻地擦完背啦,爸爸,我洗洗你的胸口。

擦背可以用瓜囊,擦胸口就太粗糙了。

文妮放下手的天然工具,改用玉手替爸爸香皂。

爸爸,你有有42胸肌?她忽然。

然有。

良失笑我又不是消防,又不是健身教,那有!有40吧?只有39.比要喔。

文妮噗哧一笑,手指在他胸膛上比昨晚你摸我,今天我摸你。

你喜.良笑。

料文妮摸完的胸肌,竟然染指他的乳.指尖在他的乳上去,著笑起。

喂,不要搞我。

良忙.又是爸爸叫我便的。

文妮噘嘴.摸完右乳又摸左乳,先是一手摸,然後是手一起摸愈摸愈硬,好得意。

糟糕的是,硬的不只是他乳,有他腿之的肌肉。

本藏在水下的棒,始冒出了。

文妮,真的不要搞啦,好?良不知所措。

爸爸,你的是不是勃起了?我看看好?文妮般大,但如今她竟然腰低,伸手入浴缸要他的西。

不要!良生地文妮的手。

料文妮站不,就此下上的栽浴缸中。

哇!她才尖叫半,便被肥皂水住了。

文妮!良大失色,慌忙水中抱起她跨出浴缸,一手上桶,一手她放在上面。

好苦!文妮嘴咯出口污水後,喉中出作的。

良跑出倒了杯清水回文妮,拿嗽嗽口。

哦。

她先後嗽了次口,才吐掉口那的味。

抬瞧著一切的爸爸,突然忍俊不住爸爸,我好久你裸啦,嘻嘻!良一呆,低望望自己,才抹乾身,更穿上衣服。

而文妮的目光,此正集中在他腿之.爸爸,你害我差淹死,如今你得我,我看清楚你的西。

文妮天真漫地.有甚好看?良啼笑皆非你小候和爸一起洗澡,不是看了?很多年前了,早忘了。

文妮爸爸,才你是勃了起的,在怎又啦?才你碰到我的敏感位置,爸爸才有生理反。

良.文妮的衣服被浴缸水浸了,正著她婀娜的身.他瞧著在半透明T恤下的粉色凸,有些唇乾舌燥。

本已回平的,不禁再度活起。

咦,爸爸?她到情景,疑惑地抬起.她爸爸望她,而是望向她的胸脯。

她低一看,便知道他忽然的原因了。

爸爸,你是不是也想看看我?她含羞。

良不知怎回答,下硬得更加快。

好吧,我尚往好了。

文妮爽快地去上衣,在父面前裸露身.美的乳房傲然挺立,披著水珠向方良招手。

嫣的蓓蕾硬,但稚嫩的色已令他想入非非。

文妮伸出她的柔荑,握住爸爸的棒,他此刻的感受;良也出的手,放在文妮的乳房上,接近她的青春。

浴室外倏然起的,醒了父女的。

良淋淋的跑出去,拿起筒。

文妮的爸,你在才接?是老婆思雅的音。

呃,我在洗澡。

文妮呢?她……她躲在房做家,所以不到。

文妮悄悄拿起毛巾,爸爸抹乾身.良她,以示.文妮再服侍他穿上乾衣服。

良除了微笑外,拍拍她的手臂,用眼神多她。

文妮知道爸有很多情要,便趁洗澡去了。

廿多分後浴室出,爸爸才放下筒。

叫你努力,不要趁她不在家的候放肆。

良.我放肆.文妮一不以言除了昨晚和才之外。

良色一,文妮,才生的事,、、、、不能知道!五?爸爸,你得好重喔!文妮怔了怔。

你瞧瞧今天的.良向茶几一指。

文妮望去,上面著禽爸爸淫女,判五年大快人心的大字.若然知道才的事,她一定宰了我。

就算不宰我,也大,警拉我坐.良口。

文妮想後果可以般重。

她眸骨碌一,眨眨眼後:爸爸放心,文妮拍心口保,一定保守秘密。

就好。

良吁一口。

爸爸,今晚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睡?文妮小。

今晚?良一愣今晚打雷啊!我喜著爸爸睡的感,好暖,好有安全感。

文妮垂下就晚,好?晚的意思,自然是不在香港和爸爸同床的候。

爸爸,我已答保守秘密啦,你怕甚!文妮扁了扁嘴,一副想哭想哭的子。

良到她表情,心就了。

好吧!多爸爸!文妮大喜,一把抱住他,仰在他留了的嘴唇上一下你的根好硬,嘻!文妮瞪著灰色的天花板老半天,是睡不著。/p>

她身挨向良,被底伸手去,握住良粗大的手掌了.爸,我失眠,你陪我聊聊好不好?你想聊甚?良半眼,勉提起精神。

男人是不是都很?爸爸你又不?文妮很真地。

嗯,男人都是的,爸爸然不例外。

良打了呵欠,笑了笑如果爸爸不,世上又怎有小文妮呢?那女人呢?女人又不?文妮追。

太性了,爸爸回答不。

良又打了呵欠,身背著她,上眼要找周公。

文妮用力把良的身扳爸爸,才我在你面前T恤的候,心其好想你摸一摸,甚至、甚至吻一吻我。

子,又算不算?句人的醒了他。

他定了定神,乾笑:小文妮,快些合上眼睡,胡思想。

爸爸,昨晚我睡著了你就摸我,甚今天我精神奕奕的候,你又不摸?文妮。

良口舌,答不上。

文妮在被下去背心,捉住爸爸的手放在自己乳房上,低:爸爸,今晚你的手就在吧!文妮,不成的,我怕我出事。

良。

大家都穿著子,怎出事啊!文妮抿著嘴笑。

良不想害文妮的自尊心,而手握住力十足的肉球,又在以抗拒它的惑。

可惜晚他太累了,搓揉了下便抵不了睡魔的威力,始出鼾。

爸爸,文妮你。

她瞧著良的,心感到限柔。

父的大手仍然放在胸前,暖和的仍然透掌心到她身上。

她足地上明眸,徐徐入.

天良生意不好,不到六便做完所有租,可以回土瓜了。

他把客泊在露天停,然後去附近的快餐店喝咖啡,便算一下月的生意.他拿出日,按著算上的按,眉愈愈.一年油不升,租因大而法向上,句,他的收入只愈愈少。

因心,咖啡也得淡而味。

喝完咖啡,了,他信步到高山公,坐在凳上吹.爸爸!良抬起,到女的倩影。

怎啦,爸爸有心事?文妮坐到他身旁柔。

她知道爸爸每逢心情,便跑和冷心情。

你呢?你又甚?我有些,所以叫。

她力地微笑的子然,但叫倒也清脆。

文妮,今天爸爸心情煮。

良我去大家吧!所,大家的板餐也挺好吃啊!文妮解地不……爸爸,後我去桂坊好?我突然好想喝酒。

你想去桂坊?多等三年吧!良笑了笑吃完,我啤酒回家喝,大家一起借酒愁好不好?爸爸好提!文妮鼓掌支持。

我只是搭住Angie男友膊影了一相,她就不高啦!文妮灌三大口啤酒後,咯出一口酒道要我像支葛般站著,她才意?中的人都是小器的,知道!良哈哈笑。

爸爸,你不安慰我,反而幸?你好哪!文妮一拳打在他肩早知是,昨天就不你摸我,哼!好好好,我不取笑你。

良手投降那後怎?Angie要你道歉?道歉好,她要我今天起,不得接近她男友十,否就跟我交!文妮喝光罐的啤酒,它便在一旁,唉,Wilson跟我同班,我怎跟他保持距啊,不是要我!小器的朋友,交就交好了。

良嘿的一笑文妮,你根本做,用不著接受她的苛刻件。

放心,大事有爸爸支持你。

爸爸,你。

半醉的文妮偎去,蛋在他肩膊上。

你又有甚心事?告文妮,我你分吧!良她入,在酒精影之下,手掌不避嫌地按在她的椒乳上,揉了下,然後才近期收入下跌的困境告她。

文妮半星眸享受父的,心完他苦後,才幽幽的:原爸爸的子是重的。

你有有件事告?我都大了,出去找份工作,你的嘛!叫她找工作?良奈苦笑她完大就嫁我,根本工作,也不打工。

不打工,可以啊。

文妮.她不的。

良怪只怪我了她。

十六年,她除了得霍,得八卦之外,甚都不懂。

她得.文妮有共的附和他人家都十五啦,她硬是不我交男友,大之前,想都不用想。

她又不准我穿耳洞,不准我穿高跟鞋,不准我染。

唉,同都笑我老土呢!你同笑老土,我行家笑是老婆奴。

良唉叔、照叔叫我去按摩,我永不敢去。

不是不想,是不敢。

有一次我路一家桑拿浴室,去,就你看了,真倒霉。

她了我一,我是色狼,我。

唉,她一月只跟我上一次床,我也要解我的性啊!甚一月只跟你做一次?文妮不懂。

嘿,她喜打牌多做,就是原因。

良苦地笑著。

爸爸真可.文妮由衷地.好,我就你、我老婆乾杯!良大.不是乾杯,是乾罐!文妮了第三罐啤酒,跟爸爸半的啤酒罐一碰,然後把啤酒咕嘟咕嘟的灌下肚去。

好酒量!良笑著起大拇指。

文妮掉空罐子,拍拍胸口:不肯出去打工,我去!我可以出去,也可以做、家.之,我和爸爸有福同享,有同。

不用啦,是爸爸的任,文妮的任只有一,就是心。

良拒她的好意。

那,文妮用身答爸爸,好不好?女深情款款的望著爸爸反正身是你送我的,你要怎用,就怎用吧!哈哈,我已在用啦,你瞧?不,良的手自放在她乳房上,作就一直停.嗯,你面怎戴著胸?爸爸摸得不啊!嘻,我一回家就坐在喝酒,那有衫哪?文妮放著迷人的笑容你不是也穿了?人相一笑,文妮掉T恤,解下胸罩;爸爸褪下子,斜四角。

文妮,你的胸形真美。

良一伸出山之爪,一.多爸爸。

文妮心得咭咭笑。

我是真的。

你的乳房大小中,南半球比北半球大上少,所以胸部略向上.你知道,向上的乳房是最美的。

良搓弄著她,不惜手。

我的乳又如何?得好看?文妮。

粉色的乳尖,五毫那大的乳,直是人品。

良色迷迷地.爸爸,你可以吻吻我的胸脯?文妮借醉吐露真情有我在床上自摸,幻想那是男朋友的手掌,那接的密感.但我法用口吻自己的乳,又不我交男友,所以……文妮,你想我做你男友?良笑。

我多了一男友,你添了一情人,不是很好?文妮含情地.不,的很好。

良喃喃,低下,他是酒的嘴巴,惜地含住文妮的乳尖。

爸爸,我要你粗暴些,大力啜我一下。

文妮按住他的.嗯。

良果真用力啜了一口。

麻的感直心,令她不自禁呻吟出。

爸爸,你真是我的好爸爸。

爸爸,你的根刺在我的乳房上,的好有趣。

文妮著良的後,咭咭笑。

你波的手感真好。

良啜她右胸,同搓捏她的左胸,你波已始弛了,握在手像握住了的皮球般,好意思。

要多做才可以保持乳房挺啊。

文妮得哼叫。

你只打麻雀,叫她做?算了吧!良欲不能,吻完右胸便移地,始吮吻她的左胸。

文妮,你好像也不喜啊,但怎地胸部又挺呢?或者是天生吧!文妮羞地笑。

良含住她乳和整乳,用力吸啜,只啜得她又笑又叫。

爸爸,你在吃我的奶?我才十五,又生孩子,有奶啊!酒意加上羞怯再加上念,令她的得像番茄。

我在啜的是文妮胸前的乳香。

情的爸爸愈啜愈起,伸出他的舌,在她嫩的乳尖上回舔舐。

文妮咬著下唇,得不住喘。

爸爸,我替你衣服。

她掉良的上衣,在他低吮吻自己的候,摩挲他健的胸肌。

爸爸,我是候上床了。

她抿著嘴笑。

上床?良一呆,在播著月,你就要上床睡?上床不一定是睡吧?文妮悄.那你想甚?良明知故。

他使搓揉她的椒乳,心想著把文妮在床上之後,用甚花式付她。

干你和在床上的事。

文妮垂著回答。

你不怕吃醋?良托起她弱的下巴,她的小嘴。

在台,不知道的。

文妮狡地笑。

不怕痛?良又。

我喝了三罐啤酒,不、怕!文妮挺起胸脯回答。

好吧,我上床去,成年人的事。

良著文妮的小手,和她一起走向睡房。

文妮酒意上,步一,竟然倒在他.爸爸,嘻,我走不啦!你可以抱我入房?文妮著傻笑。

才喝上罐啤酒就走不,真用。

良笑著捏捏她的鼻子,腰抱起她,左右的走入房,把她到床上。

良想跨上床,文妮先一步扯下他的?,他露械。

男人的性徵仍是那明,但昨天雄赳赳的鞭,在了鞭子。

爸爸,你今天不文妮了?文妮伸手摸他的,心不解。

爸爸不是不文妮,而是啤酒喝得太多,硬不起。

良懊地,看看我父女今晚是做不成啦,下次吧!要下次?文妮很失望。

是啊,要等下次。

良倒在她身旁,眼呼呼大睡。

嗯,一言定。

文妮靠在父抱,也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文妮醒,第一眼看的就是爸爸含笑的。

父女都是躺著,相,良的手仍然握住她的右乳,彷在中也不得放它。

文妮有些羞赧,悄悄他的手,拉起被子住自己裸露的身.她的心有些,不知道怎做才好。

文妮,你醒了?他突然眼凝望她,她老大一跳。

爸爸早晨。

昨晚只著喝酒,可忘了洗澡。

良笑,文妮,我一起洗吧!嗯。

文妮下床,低找自己的衣服。

你在找甚?找我的T恤。

你的T恤在客啊!良笑了,文妮,洗澡是不用穿衣服的。

文妮嗤的一笑,硬是得大白天在父面前半裸,有些扭。

你害羞?文妮著,或者、或者因我喜爸爸,所以才害羞。

父一不的站在她面前,腿之正蠢蠢欲。

她偏了偏,不敢正眼望它。

天前偷偷地看,如今可以看又不敢。

面著截然不同的度,她自己也得奇怪。

你身上有酒,上也有酒。

他走去嗅嗅她的乳尖,又嗅嗅她的梢,看我要全身上下洗一次。

父女在浴室各自洗,然後彼此的身上沐浴液。

良文妮洗胴,下已呈.文妮他擦身,他的早已完全勃起了。

爸爸,你是不是想?哈哈,文妮看穿了。

良有掩自己,你放心,我自己打,不搞你的。

爸爸,其我也想被有的感.文妮大地伸出手,托住良的囊。

文妮,是不行的。

良真地,第一、你成年;第二、你是我女,我和你做就是;第三、你是女,我身爸爸不走你的初夜。

成年又怎?文妮扁起小嘴,要我大後才可以拍拖,到就算我真的找到男朋友,也要等它一年半,待定了才可以生吧?那、那我不是要等上七年、八年,才可以性的趣?人家不想等久嘛!嗯,八年的是挺漫的日子。

良由衷.至於不,我只要保守秘密,知道啊!爸爸戴著避孕套跟我做,我便不孕;不孕,大家就不用承甚後果了!良默然,得文妮的不道理。

文妮色酡,心似乎很害羞,但她仍然要跟他做,可是下定心的了。

但,他不想在一之下,跟她干下不可的.到女回事,我的第一次不是被爸爸去,就是被的男人去,又有甚分呢?爸爸是我最敬最信任的人,要我把初夜你,我是求之不得啊!不行。

日後你是交男友的,到一你男友嫌你不是女,你便後悔莫及了。

件事可大可小,我做爸爸的可不能了你的身幸福。

好吧,爸爸不肯,文妮也不能勉你。

文妮息,不,爸爸的火是我挑起的,要你自一人在浴室打,那可不行。

要打,我陪爸爸一起打。

喏,如果你拒我,我生喔。

良笑著抱文妮,在她左右各一下,好的,我答你。

我可不可以先吻?文妮,我想一。

你想的事情真多。

良忍俊不住。

但爸爸你管放心,你永是文妮第一象。

文妮向他眨眨眼,盈盈一笑,我是不其他臭男人我便宜的。

文妮然主要求吻,但良知道在候,文妮是又怕又想,既好奇又怕的。

在他著她的腰,吻住她的唇,已察她的身在微抖。

他想以舌尖挑她的唇瓣,她更是得抿著唇,下意地不他得逞。

合上眼,放。

良指她。

哦。

文妮很爸爸的。

她真的上眸放身,而嘴唇也了。

良再次伸出舌,她的唇,挑她的牙,碰她小巧而濡的舌尖。

於年少的她,舌相的感不但新,而且刺激美妙。

良不用多作指引,文妮已懂得如何反了。

在唇舌在一起的候,良抓住文妮的小手,她握住自己的,引她做出上下套弄的作。

而他另一手就沿著她美妙的曲游弋,由香肩到玉乳,由腰肢到小腹,之後到她後面,滑溜的背一直摸到她的美臀。

指掌下她的屁股小而,散著青、真。

父情的手臀部回到她的小腹,向下探索,於抵那一片小的林。

那是他的界,若然跨越了它,他的欲必然堤,最定一不可收拾。

所以,他不能越它。

父女激烈地抱著吻著,也不停止。

文妮的手套弄著爸爸的具,手愈愈是熟了。

把玩了一,她始伸出另一小手,逗弄良的囊。

爸爸被文妮玩弄得身,禁不住草原,再度攀越她的峰。

他捧住她滑嫩的乳房,搓啊搓,彷要把情透手掌全搓她的.文妮,爸爸快要射了。

他喘著.好啊,文妮要瞧著爸爸射!她地低,看著他的扯得高高的加快套弄。

啊!良一大叫,一白的液冒出,在文妮的肚皮上。

不要停,有很多。

嗯。

文妮一手握住他仍然硬的西,另一手在囊上搓揉。

不抽搐,的液持尿道口射出,落在文妮身上。

嘿嘿,好爽,真的好爽。

良笑著.文妮望著爸爸只管憨笑,手指在自己腹部一抹,放在嘴啜了一口。

哇,好重的酒味。

她吐吐舌.是我出的西,不要吃。

良拉她的手。

又不是你的小便,甚吃不得?有蛋白嘛!文妮不解。

要吸收蛋白可以吃蛋。

防她吞噬他的子,良快拿起花,把精液都到浴缸去。

爸爸,候不早,要工!文妮提醒他。

你要去哪,爸爸你。

我要上班。

天是星期六,她除了要上,要和小提琴。

爸爸,今晚我在家吃,是在外面吃?星期六外人多,我在家吃好了。

良想了想後.,大家去不去?我了六合彩三,我客!老甫推茶餐的玻璃,就粗大地。

良、阿光、叔三同行正在聊,言同望向他。

哈哈,你肯,我肯去。

阿光首先回。

了就是,可反口啊!叔咧起牙.反口的保佑我仆街!老呵呵大笑,阿良,你又如何?老婆去了旅行,不用守行了吧?去去去,大夥一起去!良硬著皮附和,心在心一老婆打找不著他,有甚後果。

老天生豪爽好色,所以他光的桑拿浴室必定豪,也必定有另服。

一行四人淋浴後在休息室看,理拿著一本走:位要哪型的小姐?老要年北姑;阿光要有的陀地,年不重要;叔要美貌的中女。

位先生呢?理方良。

我要年的……陀地。

在良海中泛起的,其是文妮文妮的影像。

四人分道,各自走人房。

良服的技看只有十八、九,子不,在低胸T恤和迷你裙下的胴,也挺婀娜人。

良去上衣,穿短趴在按摩床上。

青春技他按摩脖子、肩、背、大腿,然後在他背上推油。

用毛巾抹乾背脊之後,正式入重目。

她熟地褪下他的短,把BB油倒在他屁股上,柔地按摩他的臀肉,又用手指搔。

滑溜的手放在他大腿按按,期有意意地碰他的肛,藉此挑他的性.手好?技用甜如蜜糖的他。

不,很好。

良含糊地答。

探,了身後,技的手直接落在他肛上,亦亦重地弄他。

摸了一,便向下他的囊,沿著根部向前探索,揉擦和肉部份。

方先生,你要外服?技。

甚……外服?譬如Body、口交、做,或者全套。

技的作愈愈是火辣。

便。

在技的指掌攻下,良兵如山倒。

技撩他的情,了足足十分才:先生,身好?被色迷糊的良如言身,硬的具挺立在技面前。

方先生好。

技握住他的伙,嘴出魂骨的呻吟。

良上眼睛,沉醉在音和摸中,衣服吧!先生真性急。

技回眸一笑,快速地解下胸,去。

她在乳房上了些BB油,再伏在他身上,用胴他按摩。

手指圈住他的,上下套弄。

她的作竟令良想起文妮。

他陡然眼,用力一推。

不要!先生怎了?年技一愕,是不意我的服?我只需要正常的按摩。

良.但你的……它很啊!技惘然.你不用管我的.良忽然得定,小我照付,的事情你不用心。

好吧!技肩.在一刻,方良只想快回家抱住可的文妮,狠狠的干她一。

管她是不是未成年,管她是不是女,管她是不是自己女。

充斥全身上下的性,令他失了理智。

和老、阿光、叔道後,他匆匆走到便利店,了一盒0.03避孕套,打算用最密的方式和自己女合。

啊,我忘了打她!良忽然省起。

看看手,原在他浴室前已掉。

甫它,留言便起。

爸爸,你回哪?我好肚.爸爸,你去了哪?我想你喔。

爸爸,你是去了浴室,享受另服吧?你重色女,。

有,我重色女,我接受小姐的服。

良在心,不由自主地加快了速度。

文妮,我回啦!良回到家,人,先後走自己房和文妮的房,也是一。

文妮?他扭浴室的把,推它,赫然到文妮全身赤裸坐在浴缸中,一手自摸乳房,另一手握住窄的,尖端已插入下.文妮想不到爸爸突然回,一之下,竟然把折了,小小的橙色尖端,就此滑入私中。

你在搞甚?良吃地。

爸爸,你先把弄出,其它事一再告你。

文妮焦急地催促。

良腰扳她的唇,伸手指去。

折的就在道口,所以他一撩就撩得到。

他用根手指住它,小心翼翼的把它出,放在她手心。

你你的分泌是沙律?良她。

我才.文妮.那你光衣服坐在做甚?做?良得很尖刻。

做你!文妮老羞成怒,握拳擂了他大腿一下,去都是你不好。

我打你,你了,而且一便是。

我在家百聊,看不是,CD不是,心只是住爸爸你。

巧在房瘦瘦的,便打算拿它、代替你。

完段,她已羞得由到脖子。

做太不生了。

良有些生,又有些惜。

我有洗水洗它,也有用巾抹乾.文妮,叫爸爸你不肯和我做呢!你不肯做,我便跟它做,反正都是的一,嘻!我又想,用它刺穿了女膜後,我就不是女了。

不是女,你就少了一重忌,不是?你傻女!良跳浴缸住她,文妮,一我便上床做。

其被一棵蔬菜刺穿你的身,我自操刀。

自操刀?爸爸,你得好粗俗。

文妮笑。

我本就是粗人嘛!良笑,手了她手的入垃圾筒,再抱她走自己睡房,她放在床上。

爸爸,我真的可以做?文妮希冀,你真的抱文妮,用你的有我?爸爸不你。

良袋取出避孕套,了一,你瞧是甚?0.03?文妮的有些疑。

嗯,是牌子最薄的避孕套。

良有了它,我不怕弄出人命,但又可以得到最身的接.原爸爸早有,想文妮便宜。

文妮似笑非笑的喂,你才去了哪?桑拿浴室吧?良笑笑,把才的靡的告女,毫有漏。

到爸爸因想到她而拒按摩小姐的服,文妮不禁了捧腹大笑,既得良的反滑稽,又因此而深受感。

爸爸,如果我不在家,你不是要活生生憋死?她笑,谷精上好辛苦喔。

憋死之前,我邀五姑娘拔刀相助。

良咧著嘴右手。

句又逗得文妮大笑。

不要再笑啦,做本是最浪漫的事,你把氛都破了!良.是爸爸引我笑的。

文妮做鬼人先告!你叫爸爸做人?好,我就你看。

良去衣服,挺起身上最的器官。

哇,喝醉酒的爸爸,果然是威哪!文妮跪在床,伸手他的肉棒。

即使喝酒,她的心已醉了。

明天是拜日,我可以情去做。

良吻吻她的小嘴我先一前,再用半性交,好?好啊!文妮大喜。

料前展,外面的先了起。

真.良.或者是的。

文妮.就因是的,才令人.良心想。

爸爸出去吧,不要疑。

文妮推推他的手。

一句提醒了良,他忙赤裸著跑到客,拿起筒。

文妮的爸,你又不接?果然是老婆的音。

我在蹲所。

良撒了.文妮呢?她、她和同去看影。

良信口河。

你要好好看著文妮,她,知不知道?最近明珠台有套《十四》,你千看!都不明白台甚播不良影片,直是教人嘛!喂,你有有我?有,我一直在著。

良看著文妮.有,一你要下去等文妮,便看看送她回的是男是女。

是女的不打,若然是男的,小心不要他借借路goodbyekiss.男人都是得寸尺的,今次goodbyekiss,下次便想抱抱,再下一次便要上床,唉,男人都是色中鬼,我想起也心寒!嗯,我知道啦!良淡然.我拜二便回,住,要好好看著文妮。

接著思雅了一大堆事,了差不多二十分才。

良放回筒,文妮的肩:文妮,今天我不想做,下次吧!怎,又下次?文妮登色一沉。

你千叮要我看著你,但我在守自.良跌在沙上,完她番,我可一心情也了。

文妮挨著他坐下,似懂非懂,爸爸,你是疚?我自己也不清楚,之就是有mood.良口。

我只剩下三天,不多了。

文妮失望地.明天我出去租酒店夜,好不好?良忽然有主意,只要避的,我就可以保住了。

要多等一天?文妮嘟起了小嘴,文妮今晚好,想和爸爸嘛!但我在心情。

良苦笑。

老婆的音仍在耳,令他完全提不起。

不如我一人行一步。

文妮忽奇想。

怎一人行一步?良。

爸爸你只要躺在床上,由我做主,你想射便射,不想射的,我半便睡,好?也好。

良同意。

呀,今次我索性境,在我睡房做。

文妮笑,睡在我的房,你就不想起了。

唉,你的鬼主意真多。

良抱著她的腰.文妮睡的是人床,良躺上去後,床上已多空了。

文妮,太窄了,不如……良.我坐在爸爸身上便是。

文妮嗤的一笑,打了他的,半而已,又不是坐一晚。

一全裸少女坐在他肚子上,用稚嫩的部住他的皮,任他心情再差亦以不心。

爸爸,才那按摩女郎有摸你?文妮他的乳.有。

良一笑,那我已告她不需要她的服,她摸我啥?哦,那我摸你吧!文妮摸他下,捏他下,又拈住向上拉。

搞了一,乳始充血,得凸起了。

原男人的乳也凸起。

她,突然挨在爸爸身上,低吻吻他的右乳尖。

暖的嘴唇他不出的快感,在胸腹上的挺秀乳房,也令他莫名。

良可想,文妮耗了分,便教他太太的叮到九霄外。

他更加想,要躺在女胯下,原是的困.爸爸,你用甚著我?文妮一望,看到一根又又粗的肉棒在良腿起,正好陷在她股中。

不要看,只管吻我。

良抓住文妮的一美乳,用力搓揉。

爸爸,在你想做啦?文妮笑。

是,我想做,非常想。

良不再逃避。

才是我的好爸爸。

文妮甜甜一笑,低舔弄他的乳尖,下身配合舌的奏上下移,用股摩擦良的.文妮,你在哪到招式?四仔?良很。

我才不看那西。

文妮噘嘴,我只是得屁股罅有些,要借你的不求人搔一搔。

文妮屁股,爸爸西也有些啊,你可以用你的嘴巴我搔一搔?良捏捏她的乳尖。

爸爸想我吻你下?可以啊,不我,做得不好你介意。

文妮跳下床站在床,捧著良的吻不休。

良原是跟她玩笑的,想她照做。

唉,爸爸,身上很.只是有些汗味而已。

文妮沿著根部向上吻,最後他的下去,伸出舌在小洞一舐。

了,文妮,在你躺上,爸爸好好的插你。

良下床抱起文妮,像玩偶般把她放置在床上。

爸爸,一你插穿我的女膜,我下便流血,是?文妮。

嗯。

良,不你放心,我量柔些。

我不是意思。

文妮咭的一笑,我是,你要在我腿之放些巾,用接住我的女血。

不然弄了床,一定宰了你。

不要提起。

良板起了,今晚是我和你人的,不需要第三者。

喔,文妮知道。

文妮伸伸舌憨笑。

良把一巾放在文妮屁股和腿,把0.03套在上,然後拉她腿,向她的私。

爸爸,我有些。

文妮低.不用,痛一下就事了。

良在她唇上一摸,手掌在她面前,你下面已透,到有?既然你的私好了,就不太痛。

嗯。

文妮勇敢地.良用力一挺,送入她的道。

啊!痛。

文妮哼。

忍一忍好?良沿著窄的甬道前,直至遇上障物才停止。

完了?文妮著眉。

爸爸始。

良.嗄?!文妮的心房噗通一跳,爸爸,我不如下次再做吧,我好怕!在她呆的候,良再次力。

刀割般的痛楚下透上,令她失尖叫。

哎,痛死我啦!嘿!良使力一推,半具推入她的下,穿她的女膜後,再把留在外面的根部也一推入她。

爸爸,你不懂得香惜玉啊!文妮痛得大脾。

文妮你瞧瞧,我大功告成啦!良抽出具,把落也抽了出。

文妮仰向前一望,到本是白色的巾,添了朵花。

完成了?文妮小心翼翼的。

嗯,完成了。

良望著女.不再痛了?文妮又。

爸爸不能保。

良握住在她蒂和唇上回挨擦,然後再次插入。

文妮的私被,容不下粗的西。

所以,她又痛得尖叫了。

爸爸,原做一也不好玩!她抱住良的腰大叫。

熟能生巧,多做次你就,不痛啦!良柔哄她,上身在她乳房上,如果痛的,你就住我用力捏我背脊,知道?他文妮著,下半身在嫩的身抽送。

在爸爸的下,文妮的痛楚逐消失,代之而的是前所未有的性快感。

良在她道射精,她略到人生第一次高潮。

爸爸,我得好舒。

她把蛋著他肩膊,柔耳,你射了精吧?你感到?良。

嗯,如果有避孕套,那感必定更加烈。

她甜甜地.可惜我一定要做安全措施。

良若有憾焉。

是啊,文妮知道。

,她心在想著,除了避孕套外,有有其它避孕方法。

一定有的。

她想,明天我得打同.有?真的有?文妮喜上眉梢。

你真是孤陋寡。

Jamie在中取笑她,考你比我行,至於性嘛,嘿嘿。

呸,你男朋友也一,有甚性!文妮笑.我是月版的哪!Jamie咕咕笑,三大主流章的月版都是我的精神食.子,快告我,除了避孕套、避孕丸之外,有甚又安全又的避孕方法?文妮催促她。

先告我,你啥?Jamie笑。

我、我想投稿,投北方日月版情色小的稿。

文妮撒.原如此。

Jamie居然相信文妮的解,好吧,告你啦,你可以用避孕啊!不是我,是我小面的女主角。

文妮忙.好吧好吧,你是真,嘻!那,在哪可以到它?文妮。

咦,你只是在色情小,物啥?Jamie愕然。

要住物去,才得逼真嘛。

文妮一本正地.人到底,我托我大哥去便是。

Jamie,你放心,我保守避密的。

文妮,你甚呆?良拍拍她的肩膀。

甚.文妮嘻的一笑,下意地望望背包。

半之前,女同Jamie才把避孕交她,如今盒子正安地放在她的背包。

古古怪怪。

良捏了捏她的蛋。

可以吻我的?文妮低。

良一怔,有很多人。

去澳的渡上了人,是吻,就是一手,旁的乘客都看。

爸爸吻文妮的,好平常嘛。

文妮撒起,你不要作心好不好?作心四字,正好刺中方良的死穴。

他色一沉,爸爸才不作心。

啦,爸爸想甚,文妮都不反,放心。

文妮靠在他胸膛,我睡一下,到澳要叫我喔。

明天是十一假期,所以去澳的客特多。

父女上岸後立刻去找酒店房,可惜四星、五星的房早爆了,果只租到一三星酒店人房。

能和爸爸一起游澳,文妮已很足了,至於住的酒店豪不豪,高不高,她倒所.良她逛了街,吃了葡、碗仔翅等道地小吃,又在大三巴拍了些照片留念,之後再上旁的大炮台。

了境,父女不再避忌,乎每分每秒都是著手、著腰走的。

情到,嘴、抱更是少不了。

逛完大炮台後,天色已黑了。

二人循著街的昏光下坡,注意到游人愈愈稀少,附近也愈愈寂.啊,我了鞋。

文妮,跟著腰。

她穿的短袖T恤口不算低,但一俯身,胸前依丘壑露,色胸罩、北半球都了出。

兼且下面穿的是牛仔裙,一蹲之下,登露出面的。

哇,你瞧,那妞身材不啊!直是波路,可圈可!眼的吸手波,已很久,嘿嘿。

有有,你瞧,那底下面有些影哪!大後面,三金毛青年一偷,一品足。

文妮,快些起身!良在女面前,你三金毛我嘴,然後!你到甚音有?是不是有人在?不到啊!或者是幻吧,哈哈!啊,到迷人的波波,有幻也不出奇。

死金毛!良更加生,文妮,你到底要到甚候?完啦。

文妮吐吐舌,火速站在一。

爸爸,算了吧。

他只是口,又不是真的色狼。

噢,景看!小妹妹,我你十元,你再一次鞋好不好?不鞋,光是腰也可以。

三金毛你一言我一,愈愈是淫粗鄙。

可!良於按捺不住,起了右手。

啪!其中一金毛眼前一花,早已吃了一耳光。

另外金毛吃了一,面面相.死香港佬,在我地撒野?揍他!三金毛然年,但力不及方良。

分之後,就他揍得面青鼻的跑了。

爸爸,你事吧?文妮凳後面跑出。

嘿,然事。

良笑家教口德的伙,不教不行。

爸爸,我走吧,我肚子了。

文妮挽著他的.哎!良忽然起眉.爸爸,你怎啦?文妮吃.我的膊,好像、好像臼了。

良笑不要,睡一就事。

文妮一怔,臼就是臼,睡一好的。

爸爸,我陪你去看跌打吧!方良瞧著得像粉果的右肩,哭笑不得。

原本是玩的,如今弄成子,吃也成,玩甚!文妮扶父,乘回酒店去。

文妮,其我可以去人玩一……良.不可以啦!文妮微笑,你,要好好休息?明天你然找到替工,但後天爸爸是要啊!倘若右肩不能,你又怎呢?可惜浪了一假期。

良。

可以在酒店玩天,也挺不嘛!文妮嫣然笑。

少了一手,就只能抓到一波……良苦笑。

爸爸!文妮上一.我的是事。

良哈哈一笑。

因敷後不能沾水,所以回到酒店房後,文妮便服侍爸爸洗澡。

奇怪的是,手然不了,腿之的肌肉得很激烈。

文妮只是在上面了肥皂,始洗擦,它已向上扯起呈45度角了。

文妮抿嘴笑,快他和自己洗乾,然後扶他上床。

爸爸,今晚你可以安安的躺在床上,享受文妮的身服。

她露一笑,展示一人的笑容,跟著伏在良身上,低吻他的乳尖。

爸爸,我吻得你舒服?文妮抬起,笑盈盈地他。

舒服,太舒服了。

良息。

右手然不能,左手不由自己地伸了出去,在文妮的乳房上,又捏又抓。

爸爸,你不能皮!文妮瞟他一眼,媚露,叫你不要,你就嘛!但我子,好辛苦。

良喘口.你一舒服,一又辛苦,好矛盾喔。

文妮他的手,然後含住他的乳,用力啜了一下。

你啜得我好舒服,但我摸不到你,就好辛苦。

良.文妮抬咬嘴唇,想了想後:爸爸不能手,可以口啊!身坐在良旁,托起自己的乳房,把乳尖近他的嘴。

良不用挪身,口便可以咬到它。

在不辛苦了吧?她嗤的一笑。

良正在狼吞虎,暇回答她的.啊,用力,痛哪!文妮呼,把乳尖良的嘴扯出。

乳部位果然被咬了。

爸爸只是情不自禁。

良苦笑。

文妮揉揉胸部,白了爸爸一眼,然後又咭咭咭的笑起。

爸爸,你好急色。

正好明爸爸是正常男人。

良哈哈一笑。

那你吻、啜了有?文妮笑。

差不多。

良了,不我想再啜一。

文妮爸爸啜了,才改躺在他大腿,伸手弄他的具。

爸爸,你扯得好高啊,已超90度角了。

你再摸下去,它一定成120度。

良呻吟。

不成180度,住你的毛?文妮忽奇想,如果真是,射的候不是直接射你口?你的想像力真富。

良笑。

是喔,是爸爸文妮的。

她甜甜一笑,爸爸是最好的,所以文妮也要爸爸好。

她笑著嘴含住他硬的,用舌舔。

你的好香。

因才你用了好多沐浴液。

文妮嗤的一笑,又良服。

舔了一,她目移到丸,舔不休,吮不休。

弄得蛋蛋和他大腿透後,才回到那挺立著的重部位。

文妮起,你搞下去,我忍不住的。

良得弓起了腿。

忍不住?文妮,忍不住甚?我忍不住射精!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